2003.12.31

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藝術家] ,[活動訊息]


陳界仁新作<加工廠>將於一月三日開始在台北伊通公園展出。

factoryChen-chieh-jen-small.jpg

2002年因為拍上一部作品,偶然認識因資方惡性關廠,而失業的聯福製衣廠女工,在聽著她們與資方長期抗爭的歷史時,讓我回想起小時候,當住家附近第一間加工廠成立,與鄰居們爭相去看那新穎巨大廠房時的情景。 那之後,鄰居、家人、自己都曾紛紛的進入不同的加工廠,為加工產業服務,這幾乎是我們大多數人的生命歷程。 90年代以後產業開始外移,越來越多的資方,在拒付退休金與資遣費下惡性關廠。至今聯福製衣廠的女工與其他許多關廠勞工一樣,他們的問題依舊懸而未決。 因為去年偶然的相識,我邀請了聯福製衣廠的成衣女工,回到已經關廠7年,她們工作了20幾年,如今荒置的工廠,拍下這部短片。---by 陳界仁

陳界仁曾經以電腦修相技術修改歷史照片的方式,運用對攝影元素及本質:拍攝/被拍攝、觀看/被觀看的探討,加上模糊老照片本身對事件/歷史所保留的局部意象與對時空的描述能力,開啟了「質問影像/權力、身體/刑罰、政治/暴力、理性/瘋癲、自我/他者等議題(1)」這些議題透過影像之內及其與觀者之間主客相對位置的觀看、被擺置於不同時空底下,使觀者逐步開發出觀照自身與記憶的能力,透過陳界仁所修改的影像也突顯了觀者慣常對觀看/被觀看的認知與矛盾,這些矛盾從對一個微觀的事件所可能產生的質疑和渾沌感,到薩依德(Edward Said)式的透析整個西方觀看之下的「東方主義」,進而去談及人們以什麼方式「再現」它自己而被自我或他者所理解;透過簡單的「歷史/記憶如何形成」這樣的追問,陳界仁想談論的核心實為表象事件之外的意識運作過程,包括了可見與不可見、被訴說和被隱藏的。陳界仁除了進行對身份、主體性等議題的探討,同時也提出一套對於意識型態運作的深刻剖析,它同時也是對集體記憶及潛意識狀態的深度挖掘。

在<魂魄暴亂>系列中,因為照片本身所載負的事件文本(無論是清晰或模糊的)而具有了對於特定時空的詮釋能力,觀者同時以置身於事件之外的客觀方式(觀賞歷史照片),以及透過陳界仁將自己的影像置入照片中而暗示出每一個主體成為事件「共犯」、「置身事內」的雙重情境,成就了對自身脈絡的另一種揭探的可能性---以主觀意識及意志的參與重新建構喪失已久的主體性。這個創作過程對於理解他往後的創作脈絡具有重大的意義。以成為「參與者」和「共犯」不僅是對歷史的一種理解方式,也同時是對主體意識的招喚。

在1997年的創作自述中,陳界仁寫道:「凝視被排除的歷史,如同凝視當代中被隱匿的其他『當代性』,…」他所談的「被隱匿的當代性」潛藏在歷史及生活表象之下,甚至不曾被主體所覺知,這和他2003年談<凌遲考>這件作品時所提及:台灣幾十年來為跨國企業和霸權服務,甚至歧視非西方地區的苦痛與貧窮,長久下來,「我們將自身給徹底的異化。(2)」二者之間有非常緊密的關係。一個被異化的個體如再能夠尋回自身的主體性? 時下談論的「後殖民」情境與全球化資本主義的開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後殖民作為殖民時期的延伸,實則是從殖民歷史展開的那一刻開始至今從未停歇、從政治軍事的發動時至今日成為強勢文化與資本所全面覆蓋的每一個角落,陳界仁談<凌遲考>影片時說:「我們不可能在別處,我們也並不在『東方』,我們就只在全球跨國資本所宰制的消費社會的內部,…(3)」事實上,我們不僅處在這個已經被設限了的「內部」,還只是一個無法看見自己全貌與整體的「碎裂的局部」,有什麼方式能夠使得我們能夠突破這個封閉系統而再度使自己成為一個具獨立主體性的個體?甚至,個體在這種碎裂的情境下是否還能意識到完整主體的存在?

因此,陳界仁才會談「恍惚」。

「恍惚」在心理分析學中被視為某種意識上的變異狀態(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佛洛依德使用催眠術使人進入恍惚進而挖掘夢境和過往,以重新建構理解自身的可能,這同時也被視為一種「回歸」,正視內在的斷裂,傾聽內在不曾被關注的徵兆與訊息。在陳界仁的創作中,「主體性」從不是一個抽象的或由他人再詮釋的主體論,而是必須透過主體自身的經驗---那是無法為他者所「再現」的過程---包括了記憶、身體感知、在場感所構築而成,似乎也唯有如此,才能越過被觀看、被詮釋的重重認知迷幛,一如催眠中人們憶起了自己的夢境,透過夢境中的象徵訊息,以認識更多的自我,僅管,這個挖掘經驗所揭發的極可能是一段被過度壓抑甚至是失憶了的過程。

陳界仁從透過探討影像的發生過程,從外在的拍攝、修改行為到內在的動機與意識狀態,進而超越事件以真正進入「觀看」,他不僅納入西方對影像美學的探討,並試圖以東方的宇宙觀再將觀看的意識重新建構。而以「觀看」作為主客體的相互對峙方式,陳界仁引用東方哲學與傳統的用意(例如他以地獄中的孽鏡作為觀照自身的某種方式的隱喻),不僅僅是作為他的影像表達內容,更藉此去突破薩依德所闡述的「受限於西方內部,被再現為一個特殊角色、局外人」的角色(4),跨越被敘述和被觀看、被建構的意識和知識系統,經驗唯有自身才能感知的,因而也與傳統之間又再度形成了某種獨特的連結。

<魂魄暴亂>以「凌遲刑罰」為隱喻,談論主體處於事件之中的某種不明確感,陳界仁以凌遲刑罰中受刑人被餵食鴉片而恍惚了意識為指涉,呈現上述的集體意識狀態。這套作品意味深長地結束在一個夢境---<瘋癲城>(內容來自他自己曾經做過的一個夢)。一如夢之於個人生命所散發的意義,「夢」的意義在這個系列中,也同時成為揭開陳界仁所欲討論的議題內在意義的主要象徵物。

一個處於恍惚中的人如何知道他正在恍惚中?一如提問一個做夢的人如何知道自己在做夢。很有趣的是在佛洛依德的方式裡,他使人們進入「恍惚」,以有別於清醒正常的時刻,以此深入夢境;而在陳界仁的創作裡,他則是反過來以釋夢的象徵手法,企圖去提示一段處在恍惚之中的過程。在<凌遲考>影片中,陳界仁以「窗戶」的意象作為序幕,那扇曾在我之前的文章中詮釋為凌遲瘡傷之隱喻的窗口,事實上也是釋夢的介質,如同另一位解夢大師榮格所言,每一個夢境都是一扇深入意識的窗口,陳界仁以「夢」作為釋夢的象徵,深入的卻不是個人,而是一場時代的巨夢。也因此我們可以瞭解,經過了<魂魄暴亂>、<十二因緣>,並以<凌遲考>作為對當下整體歷史狀態的總結呈現後,今年再度拍攝桃園廢棄的成衣廠及當年在工廠裡工作的女工,他所要呈現和深入的內容究竟為何。

如果我們同樣希望深入時代的意識深處,那麼<加工廠>即是時代的夢境(恍惚)的一扇窗口,陳界仁在殘瓦破舍中挖掘時間的墳塚,一如他所說的:

我不是要去講加工史或當年抗爭的歷史,而是對時間存在的狀態感興趣。那些空間的意義絕對不只是我們眼睛所看到的。…那些女工在工廠裡打扣洞,一打打二十五年,我感興趣的是那二十多年時間是什麼。我覺得這是件很值得思考的事。她們的臉孔或許能說出一些東西---隱隱約約都和台灣的歷史和生存狀態都有關係的事情。(5)

陳界仁在訪談中引了金剛經的一段,詮釋了時代的夢境也詮釋了對夢境的覺知狀態:「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而我想以榮格自己所做的一個夢做為對陳界仁所詮釋的「恍惚」與「夢境」的另一個詮釋,或許榮格的夢境的象徵意義,也能成為賦予我們在覺知了自身被異化和被觀看的過程之後,有能力再度掌握住自身的經驗與完整的主體。

榮格夢見自己走在一條黑暗的路上,突然看見遠方有稀微的燈光,他朝它走過去,看到了一座像寺廟的建築物。有一位僧侶閉目盤坐,他驚訝地發現這位僧侶和他自己一模一樣。他在夢中感覺到,這個僧侶也處在一個包含了他的一生的夢中,他知道,如果這個僧侶張開眼睛,那麼當下這個他將會奇異地瞬間消失。

附註:
1. 2002台北雙年展圖錄P86-P87王嘉驥
2.被攝影者的歷史--與陳界仁對談:《凌遲考:一張歷史照片的迴音》,典藏<今藝術>,2003.6,pp.196~200
3.同上註
4.愛德華‧薩依德,東方主義,立緒出版,p.99
5.與陳界仁的訪談,2003.10.12

Ps. 十月份我雖與陳界仁做過訪談,也到了他拍<加工廠>的現場看到了影片拍攝的小部份,但由於還未能看到作品,因此這篇文章也許待將來看到了作品之後,再就作品的部份補述得更完整一點。

延伸閱讀:
全球化的臉龐
拆解政客的謊言,將被綁架的人民鬆綁---─ 專訪「後殖民論述-從法農到薩依德」作者宋國誠



相關文章: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由 goya 發表於 2003.12.31| 引用(1)

引用
Shirley's Room 於 <恍惚斷裂> 引用本文
文摘: goya推薦〈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很期待。
引用時間: 2004.01. 2

往日雲煙
2006 年:
迴響

goya:

我再度因妳的文字給震撼。不過這回給震到出了聲.......
「聯福製衣廠女工」是一段共同恍惚中的電視劇,不是假的,但也很難說真實在那裡........
因為,那段恍惚,很多人都沒注意過,晃掉了。

我因為妳的這份文字,開始期待回台灣的日子。
因為可以親自去看看這個影像創作.......
看看陳界仁試圖展現的主體以及圈內和圈外的跳躍~~

我在英國這裡,去了幾個工業小鎮,
同時看著Doris Lessing直落落的文字......
既真實,也幻夢的在想著,人是什麼?!生命為何?!

為什麼,那麼久遠的故事,至今依然可以擺放,同時清晰逼眼。
那麼,這中間的斷落,是發生了什麼?!就是陳界仁說的恍惚嗎.........
難道,當中,醒著的人,零嗎?!
我不信。但,卻也無法說出其他........

Posted by: shirley 發表於 2004.01. 2 03:12 AM

shirley:

謝謝妳的鼓勵和推薦
妳要回台灣過年嗎?真好!
展期到1月31日
陳界仁的作品若連貫起來看真的很有意思.
讓一個書寫者有穿針引線的快感,看看能織出一張什麼樣的網,有什麼獨特的意像呈現和發現...

我沒有讀過Doris Lessing的小說,但看介紹"再度戀愛"覺得很有趣.不管是個人或整體,人是不是總要一層一層地去衝破,才有那種暮然回首百年身的感覺,也才知道當時自己處在什麼樣的"恍惚"裡,僅管當時都覺得很清醒,也好像都只是一種"情境"而已...

祝妳新年快樂!

Posted by: goya 發表於 2004.01. 3 05:23 AM

「再度戀愛」是誰的作品呢?!Lessing嗎?還是陳界仁?我來google看看好了。
http://www.google.com.tw/search?q=cache:8lKZzMKbHMcJ:www.cdn.com.tw/daily/1999/10/20/text/881020e4.htm+%E5%86%8D%E5%BA%A6%E6%88%80%E6%84%9B&hl=zh-TW&ie=UTF-8

原來是Lessing的,呵。 我還沒看過這本呢~~

其實我僅看過台灣一方出版范文美翻譯的兩本而已,目前。
家裡是還有一些等我提振精神去K~ex.《第五個孩子》《金色筆記》......
我之前看過的是《一封未投郵的情書 An Unposted Love Letter》
目前看的是《我如何最終把心給丟了 How I Finally Lost My Heart》
這兩本都是短篇小說型態,一本書裡約有6~10篇故事可看。

◎博客來的資料:http://db.books.com.tw/exep/openfind_book.php?key=lessing&page=0&sort=1

「不管是個人或整體,人是不是總要一層一層地去衝破,
才有那種暮然回首百年身的感覺,也才知道當時自己處在什麼樣的"恍惚"裡,
僅管當時都覺得很清醒,也好像都只是一種"情境"而已...」

是呀!是呀!情境使然呢。呵~
不過,都是有脈絡可循的.....這都跟歷史有關。
所以,如果不理解脈絡,斷裂,就不斷存在於每份關係上。。。。

Posted by: shirley 發表於 2004.01. 4 09:09 AM

>>所以,如果不理解脈絡,斷裂,就不斷存在於每份關係上。。。。

Shirley這句話說的真好

Posted by: goya 發表於 2004.01. 6 08:34 AM

法農看起來滿有趣的傢伙
有個朋友唸社工系也說挺可惜台灣對他的paper不多
不過那本書實在太厚了
想來我對法農的認識很久都會繼續維持零度呵呵
明天會當路邊小花隨朋友訪問陳桑~~~再分享哩

Posted by: lara 發表於 2004.01. 9 08:51 PM

希望聽聽lara的想法,當然要來分享一下咩
我和陳界仁談過,但還沒有看到作品,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lara幫忙看看我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法農的我也都是看其他書才會略略讀到他的東西..
我都得挨到回台灣時才能再去找書來看了...每次想到這個都很惱...T_T

Posted by: goya 發表於 2004.01.10 03:47 AM

先簡單報告一下閒話部份
周六吃完尾牙去xxxx訪問
很可惜手氣不好只抽到抬燈即扔給同事
然後到了xxxx
之前有一坨什麼文化青壯團之類的集會
所以訪問時是吵得不得了~~唉~~真是不敵年輕人
好啦訪問一切都滿有趣的(等有空再整理哩)
但我是一個容易受環境影響的人
順著訪問氣氛本來很可以一直聊到很晚或詳盡些
但是剛好還有一個xxx的學生也和陳約了
我們聊得欲罷不能而她一旁怯生生地等待(一再請她先去吃飯她則一定要請陳吃飯)
我們總有一種欺負她的感覺
後來訪問就變得很趕(雖已經聊了兩個小時但對我而言還是不夠)
終於陳和她們用餐去了
剛從北京表演回來的王墨林也出現了是陳的下一攤
我們也順勢繼續和王聊天
因為本來都多少認識啊
但是!!!!!!!!!
這時xxxx的工作人員便過來問王要不要咖啡
當她端著咖啡過來不禁讓我傻眼
只有兩杯咖啡給王和他的朋友
我和同事已經存在這個時空兩個多小時了
難道是隱形的????
且她是馬上端來可見不是因只能現煮兩杯
我們真的覺得那是一種逐客令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可能讓對方覺得沒有氣質嗎????
笑得開心不行嗎????暢談高闊不行嗎???
登時我的臉也沉下來便匆匆離開
若不是要順便看展覽才不會約在xxxx呢
right people but wrong place
深深有感
心中小幹
ps.只是麻煩點兒下次還要再去多看幾遍因當時我只想走人
對於作品我也需要多些時間咀嚼....現得先趕忙其他瑣事...

Posted by: lara 發表於 2004.01.12 06:26 PM

lara:

看到妳的描述,我好像身歷其境,在淒風苦雨的溫哥華感受到台北人潮來往和談天興致啊啊啊...@_@妳會寫寫報導嗎?看樣子這影片已經熱門到全台北的人都看過了咧

關於咖啡的事...不是阿姐我要說,妳不知道我們做小記者的要懂得自備乾糧飲料嗎? ...不然看別人吃喝也是會肚子很餓或血糖降低昏倒

不過訪談談得高興最重要,這到讓我想起有一次我採訪,受訪者劈頭就跟我說:我會讓妳採訪,只是想妳很辛苦,讓妳有點稿費可賺...(有沒有搞錯啊?!)

Posted by: goya 發表於 2004.01.13 08:38 AM

會啊我會寫
不過要等一陣子手邊較不忙哩
也不確定還要不要再約陳一次
主稿是我同事會寫(不過是一個月後了)
這次我是可以不負責任沒稿壓的那種
阿姐你說的我知了
以後將會以不變應萬變
話說回來偶現在無名無份無版無權
不知如想訪問幾個人對方鳥不鳥啊
頂多只能放在blog上......呵呵

Posted by: lara 發表於 2004.01.13 10:33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

follow goya at http://twitter.com
最新文章
[巴黎] 幸福的愁悵
保留樂生,blogger要相挺!
掃墓
關於樂生
〈反叛的凝視〉與「頓挫」再思考
一無所有
i-World(*)
愛咪藝語隨便播 第七集 2006年最常聽的歌
24 hour party people
非常冷(小心)

本文迴響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lara (1 13)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goya (1 13)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lara (1 12)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goya (1 10)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lara (1 9)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goya (1 6)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shirley (1 4)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goya (1 3)
RE:時代的夢境---陳界仁的影像創作
  by shirley (1 2)

著作權宣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採用



訪客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