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這一刻‧下一刻

1. 
現在每當和朋友聚會,總會發現一件驚人的事:我大概都是席間屬一屬二老的。說到這個話題,我心就微微震盪,倒不是年齡本身的問題,而是感到時間過得真快,不免對生活有份戰戰兢兢。
特別是前一陣子有機會到學校座談,其實,看到比自己年輕的一代,也同樣地對這樣的事物有雷同的熱情,會有種活水能長流的感覺,我們自身如此渺小與短暫,若不是這樣一代又一代地因為我們某部份相同的喜好與熱愛,一份感情、智識如何延長和擴展?抽象的生命能量的延續感是一種美。


2.
最近我有些累。主要是家裡的事情很多,每天往返於醫院、家裡、另一家醫院、工作的地點、和朋友見面的地點…。時間切割得很碎散,使我無法好好有一段時間想想該寫什麼,該做什麼。僅管有時靈光一現,但也因為接著的事情而必須中止或打斷。
一直很想調整出一套生活的方式,是可以克服這介於事與事的中間,零亂分佈的搭車、走路、畸零的片段時光。
3.
台灣有「不忙碌焦慮症」。前幾天和朋友聊起來,來自德國的朋友說:台灣人習慣用「工作多少(有多忙)」來定義自己的生活價值。他們則相反,基本上,加拿大人這方面可是箇中翹楚,至少在溫哥華,我的一些西方人朋友,他們鮮少用「工作多忙多繁重」來思考自己,周休五天最好,”lydia這篇輕鬆有趣的短文”:http://devilmirror.bluecircus.net/archives/004656.html很貼切地表達了他們的習慣。”小普這篇文章”:http://priscilla.bluecircus.net/archives/004730.html也多少道出了他們的某種生活面向。
並不能說他們愛玩不愛工作,而是四年來我也發現了—很多有效率和創意的事情,是「逸樂」和「閒聊」出來的。一旦如此,大家都好像在玩,也沒那麼巨大的恐慌感。
4.
在溫哥華有一回我和Jeph悶得慌,晚上能上哪?於是就找了一家沒去過的club:the drink。那天不是周末,全場工作人員比酒客多,冷冷清清。一個local女DJ Mirka作場,午夜時分全舞池只剩我們兩個人。她好像變我們的專屬DJ。曲終人散時,我們和她打了招呼,讚她一下放得不錯(還蠻groovy)。
萍水相逢我們也沒想太多,卻沒想到之後她偶然晃到jeph的Blog上看到”那篇寫到她的文章和那頗為寂寥又浪漫的夜晚”: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004326.html,她還找人幫她翻成英文。之後,偶爾她會給jeph稍來訊息,我們告訴她回台灣了,她說不然寄一張Mix CD給我們。
我現在正在聽她的新Mix,再次聽到,還是覺得挺不賴。也許音樂是這樣,有些人的東西的頻率會與自己的波長比較相容。

3 Comments on “這一刻‧下一刻

  1. 我承認我現在有加拿大人和台灣人共同特質,
    這個禮拜以來,
    我可以說都在玩樂但都在工作卻完全沒休假,
    忙到快要精神分裂這樣,
    朋友說我是過動兒都不用睡覺啊,
    但我也同時羨慕自己前兩年可以說走就走,
    去紐約去古巴去LA去SF或去溫島賴上幾天,
    是真的。

  2. to 普莉希拉:
    如果兩地的優點中和在我們這種候鳥型的人身上,也是不錯的啊! jeph上班第一個星期, 主管roach大人給他一本書看.
    那本書叫[開會開到死], 他現在真的每天開會開到死! 哈哈

  3. 呵呵,那是因為妳沒有跟我碰面啦!^_*
    不過,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我這幾天想著要打電話給妳,卻心有餘力不足地感冒了!真是令人感到無力啊。(我也的確很無力……總覺得疲倦想睡。但是,年齡告訴我有差別喔,因為躺下去還不一定睡得著呢,即使是生病。>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