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從Metallica到Coldplay的時光

已經十多年沒有如此長程的旅行了,我在沒什麼特別規劃的情況下恍然發現,一個月不是兩星期,也不是十天,之前一直沒意會過來,也無從想像。旅行超過兩星期,心情和所謂的「觀光旅遊」就不一樣了。結合了工作,看展,旅行三合一行程最後都超越了它表面的形式—累到極致,精神力才會出現—與歲月交換生活內在的能量;但如今我有些距離地看著無形中烙在旅人身上的氣質,和各種文化氣味的影響力,…這樣講來,旅行就像在調酒,你願意自己自主或不自主地被調出什麼?
我的旅程就像在酒吧點過幾次的「長島冰茶」吧,之前太過低估它,因為你喝不出其中六七種基酒調在一起的力量。如果只是別人語帶警醒地告訴你也沒意思,總是要試試一杯下去倒地被人抬回家那種滋味。無論如何,我最後一天二十四小時的趕地鐵火車加飛機的行程仍安然地把我送回到家,身上的「累」也是滋味無窮。
臨別倫敦前的一場演場會,突然讓我意識到時光流逝,是「這些年真的過去了」而瞬間白髮的那種殘酷。我和同伴在台灣就買了”酷玩(Coldplay)”:http://www.emimusic.com.tw/pop/coldplay/的演唱會的票,我一直沒有什麼概念,直到到了現場,看到一兩萬人陸續湧入場中,才憶起前一次我看到這樣的「場面」已經是七年前的事(”98年Metallica的巡迴演唱會”: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004085.html)。七年的時光,怎麼會在這一剎那重重地敲擊到我心中,提醒著那恍如昨日?這不是「回首『搖滾』話當年」,而是就在Coldplay開始竄紅成為一線大團的2000年之際,正是我遠離了聽搖滾樂轉向聆聽電子音樂的時間點,在Coldplay之後的搖滾樂團,我已數不出來幾個名字,然而也是到了現場(加上年紀大了很害怕被人擠)才赫然驚覺:我的媽媽呀,他們這麼「紅」啊!真是孤陋寡聞了我,他們紅的程度…K這樣跟我說,「Coldplay延遲出片,會讓EMI的股價下跌。」嗯,好,我真是太久沒聽搖滾樂了。


兩萬人同時湧入的場面是撼動人心的。一如我記憶中的搖滾演唱會,四點開始進場,現場就像在辦園遊會,這時候就是要吃垃圾食物:汽水、啤酒、炸魚薯條、冰淇淋等。接著總是要等個三四小時,第一個暖場團上來了(別太高興,那只是給調音用的 XD),再等一小時,第二個暖場團上來,九點Coldplay才正式上場,唱到天黑。這幾年之間,世界真是有在進步,他們的舞台燈光看得我目瞪口呆,這恐怕是我見過全世界最高檔的舞台燈光設備(比起當年Metallica或看過的另一場九吋釘..),想必是花了不少錢。等待時,我隨手算算,這一個晚上的門票錢近三千萬台幣,他們辦兩晚,也就有近六千萬的門票收入(可以辦好幾個台北雙年展—抱歉,現在只會這樣比較來換算「文化差異」),這還不包括賣周邊商品,而且英國巡迴才第一站。大概是這些年視覺藝術看久了,小眾習慣了(威尼斯雙年展就算小眾之中的場面浩大),突然看到真正的『市場』與『大眾』差點腳軟。這也讓我回想到Jeremy Deller(參加2004台北雙年展的英國藝術家)在巴比肯中心(Barbican Art Gallery)策劃的一檔關於大眾流行文化的資料展”Folk Archive: Contemporary Popular Art from the UK”:http://www.barbican.org.uk/gallery/FolkArchive.htm,其中是有許多可以深入探討之處,不過這是後話了,以後再談。
本來之前我還想到倫敦舞廳the Renaissance去「考察」一下,駐場DJ James Zabiala在我出發去威尼斯之際在台北做場,據說這位小男孩放的音樂光聽其接歌功力就很值得(不知是否真如此)。不過當天時實在晚了,加上又很累,就與倫敦舞廳無緣(奇怪,舞廳不該是越晚越嗨嗎,好吧我真是老了)。
昨晚回到台北,收到一張支票,是一本譯書的稿費(拖了一年半才拿到),那本書現在未知究竟出了沒,叫作「”誰需要古典音樂:文化選擇與音樂的價值”:http://www.us.oup.com/us/catalog/general/subject/Music/PopularMusic/~~/cHI9MTAmcGY9MCZzcz1hdXRob3IuYXNjJnNmPWFsbCZzZD1hc2Mmdmlldz11c2EmY2k9MDE5NTE0NjgxNg==」,是英國學院派的理論書籍,其中痛斥流行文化如何將精英文化(古典音樂)消費化,並使得古典音樂失去它的價值與意義。這位作者所引用的觀點(雖是從阿多諾的理論而來)及申論,我很有意見,作者似乎簡化了商業機制與大眾的意義成為全然低俗與盲目的(雖然這是其中的一部份),但以此將古典音樂的流失全然歸究於此也似乎太過簡單,總之,如Jeremy Deller、Alan Kane的策劃展也是碰觸在大眾與高級藝術之間的區塊,大眾文化所生產的未必是純藝術的形式,但卻是各種文化形式的能量來源與動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