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在乎現實嗎?

倫敦的爆炸案和反全球化雖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回教世界與西方之間的仇恨與戰爭,也間接地描繪了那些主導著經濟全球化的全球生產關係,G8在蘇格蘭開會,顯然也是目標。


「反全球化」始於西方內部的自覺,是西方人自己開始談的東西。幾次反全球化的運動,從最早的反NIKE,西雅圖反WTO、義大利熱那亞的抗議八國高峰會,…可數出來的從澳洲墨爾本、到加拿大魁北克…,事實上也都發生在西方內部。第三世界或非歐美國家比較著名的大概只有2000年首爾的抗議第三屆歐亞高峰會。這不是像廢話?我的意思是,第三世界裡所談的反全球化和歐美所談的反全球化,是同一回事嗎?全球經濟的生產關係中,非西方世界作為世界生產線的加工廠,如何談反全球化?為了經濟發展與生存下去,第三世界加工廠其實渴望全球化或被全球化。對非西方國家來說,所謂的全球化與反全球化是被囊括在「後殖民」情境之中,它與西方的反全球化疏途還是同歸?或者,我們所該採取的反全球化態度的某些面向應有所不同,以及更高的自覺?
有時我覺得我們要弄清楚一點,我們談的和西方人講的那一大套不全然是同一回事,但往往卻還因為「被全球化了」所以跟著談反全球化而沾沾自喜。我從某些歐洲人對反全球化的某種想法中感受到,歐洲之所以開始不斷地檢討,源自於他們對自身民族認同上,經濟與文化上的危機的恐懼,他們所關注的「全球化負面效應」是來自自身所感到的威脅,當然也就是以「自我」為本位為出發點。好比歐盟的例子,如果說義大利的經濟拖累了其他較富裕的區域,那麼那些區域會怎麼去看待自身的利益問題?歐洲流民、失業、勞工、難民、邊界等等的問題被關注,為的是一個事實上是指不出的「對象」,意圖也非常複雜。好像蘇珊•宋妲 (這個鍊結是Suan Sontag 的wikipedia,非常豐富)在「旁觀他人之痛苦」裡以維吉尼亞•吳爾芙首的論點為開場所提的,那「震憾人心的照片是瞄準哪一批『我們』呢?」「我們」有時是更大的迷團與衝突的來源。因為在夾縫中存有模糊但卻是既得利益的立場(無論是經濟上或文化上)怎麼說都「對」,而且挺唬人的。
說回來當代藝術,西方策展的議題固然值得我們注意與參與討論,但沿用同樣的議題與討論時,我們實在該想想從自己的情境中去談論時,是不是同一回事?別人談反全球化,我們就一樣那樣談了嗎?如何從被圈限或被囊括的現況中產生自己的敘述,或掙脫出來?唉。還是回到台北雙年展的題目,「在乎現實嗎?」上海雙年展畫冊裡有另一個題目(不知是巧還是刻意),大意是「那要看你說的是哪一種現實?」這兩句還真較勁,但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事實不也是如此嗎?

One Commnet on “在乎現實嗎?

  1. 講到哪個版本的反全球化 或 全球化
    最近英國經濟大壞 英國在地勞工也在抗議他們的工作權被外來勞工剝奪。
    突然 他們也變成全球化的受害者
    在經濟上或移民政策上 也趨向保守主義
    這篇文章 讓我想很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