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第三類接觸-1

昨天中午約好去聽J的音樂新作
J說在台灣的生活比在溫哥華好些,上上英文課,收入比以前在溫哥華做酒保時還好一點。不管怎樣,做酒保很累,上課不會。其實他一直過著很低限的生活,養一條台灣土狗和一隻貓,用一些撿來的或網路上二手標來的器材,及他老是說「fucking cool!」的軟體在家裡做音樂。J最貴的家當是他那台拼裝腳踏車,沒事時就到山上去騎車,他很自豪說北投有一段崎嶇山路,第一次騎花四十分鐘,現在,他只要十一分鐘就完成全程,而且,從來台灣之後「還沒摔斷過骨頭」。J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有多點錢就想辦法多弄點器材,有多點時間,就做音樂和騎車。


他指著一台(我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器材,笑說,「喂!看這個!這可是1973年款、Roland的類比空間效果器,Yahoo網站上現在二手一台開價790美金,我居然在台北的垃圾堆裡撿到!我走在路上瞄到路邊的黑盒子,跑過去看,嚇一跳,怎麼有這個?!看看四周沒人就把它拎回家,插上電,居然還會動,幹!我爽爆
了!」
就這個垃圾,多少大牌使用過啊,Bob Marley、Portishead、Underworld、Fatboy Slim、Radiohead…
大概就是這樣吧,聆聽著他在台北生活的片段,看著他借來的斷了一根琴鍵的Keyboard,一台不太靈光的電腦,撿來的破銅爛鐵、一對還差了擴大器才發得出聲音的二手Yamaha喇叭,我們覺得這個殘缺不全的「音樂工作室」還有什麼密秘,我說,「來吧!放來聽聽。」
結果,從一對迷你廉價電腦喇叭裡放出來,非常奇怪。那種喇叭很吃力地承載他音樂中的能量,他解釋他所使用的頻率我沒仔細聽到,因為音樂將整個屋子包圍了,層次豐富渾厚 。J說他接下來要做「軍樂」式的東西,其實意思是像「Laibach」那種類型,我說那不很「法西斯」?他說,「對,但不是政治上的,是音樂密度上的。」接著他放了一首更為猛烈的,「這裡你們聽到的鼓聲部份,全都不是真正的鼓聲。是槍擊聲、車禍、墜機等所有意外事件的聲音,我把它們重新混音成為現在你聽到的節奏與鼓聲。」頗有力量而且創意不錯。
最後,他請我們幫他找一個「大聲公」,要用來製作聲音,那簡單得很,網站上看了一下,二手的一兩百塊就買得到。離開前,他向Jeph道了個謝,「上星期那個case不錯,謝了,老兄。」
原由是朋友的朋友拍片差一個臨時演員(要一個老外),Jeph急call J問他有沒有興趣賺外快,他一口答應了(看在一天幾千塊工錢的份上),臨走前問他,「你到底演了什麼?」
「一個吃喝嫖賭的美國大兵。」
哈!我們不可抑制地笑了出來。

One Commnet on “第三類接觸-1

  1. 如果j去的是那個中山北路的俱樂部場景
    可能也是我錢途落難時的聽說外快
    不過因為我不是外國人,演的也只是台籍陪酒女背景路人
    一下子3000折半,後來也等到不見了,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