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生活

生活的事情好大又好小

朋友說想知道我人在哪裡,就來看看我的網誌。好幾次,不同的友人告訴我,永遠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在國外還是台北,是溫哥華、還是又去了哪裡。行蹤成謎、飛來飛去。嗯,行蹤成謎的事常出現怎麼搞的,要不神秘出現,要不就神秘消失,上回在Ourmedia座談上碰到ilya,他老兄先是跟我說,「小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當場被周圍的朋友虧一頓,後來他說,「沒辦法,誰叫妳都是『該出現的時候不出現』?」哈哈,好,一點沒錯。


其實,我現在都在台北啊。今年,我的確是有計劃地想要「到處亂跑」,不是業績壓力,也不是什麼偉大的情操,其實是真的感受到了人的年歲漸長,要好好把握有限的時光、體力和能力,不管是情感也好、機運也好、或是工作中的生活方式。我很誠實地想過(或許有些悲觀傾向),自由的日子在生命中還有多久?這些是在三十歲以前完全不會去想的事,而三十歲之後又一晃眼幾年過去了。說起來,好像老在談人生大道理,但是就如Jerry有一次寫的,「人年齡漸漸拉高,聽到生老病死的苦處就越多,人年紀越大越容易意識到生死宗教的大事,跟心智成長可能沒什麼關係,只不過反映了自己的身體變化與四周人口的組成。」近來,由於家人、親人都面對著病痛,與生命博鬥和無奈地妥協,使得我也一方面對時間感到畏懼,另一方面更想把現在的事完成,把身體弄好一點。
Jerry說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老花眼」的剎那,真是「歷史性的一刻」,我雖還沒到老花眼的年齡,但明白那種感嘆。我們身邊年齡相仿的友人,他們兢兢業業過日子的態度常給我很多提醒。我們似乎有種「前中年期焦慮」相互扶持團體的效果,想起每個人如何地走到今天,曾流亡天涯還是傷心斷腸,如今我們能夠某程度的滿足於自己現在的生活和忙碌,其實是件幸福的事。因此我們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想聚聚,說是吃吃喝喝,但我相信無形中彼此從對方身上得到的精神鼓勵是頗重要的一環。
前兩星期W問我有沒有聽過Burning Man?啊?有人要去這「瘋狂的活動」嗎?原來他和兩位朋友有計劃要去,但他也聽說了很多關於Burning Man的「挑戰性」,想問問看是否有人知道。我說,「去過。」說的好像吃過大腸麵線那麼簡單。後來,我為他們來個「行前講座」,很興奮地再次訴說了自己的經驗,並再三提醒,門票上寫著一句話:「警告!你是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參加這個活動。」這並不是在跟你開玩笑。由於W提到這件事,最近我總想起Burning Man的種種,想把當時的遊記和照片整理出來。當年說服我們去的朋友說,「這是你這輩子一定要去一次的地方」開了兩千多公里的車程到內華達州的沙漠裡去,大概也真的僅此一次了。
九月,我還有個出國看展計劃,十一月,要和Satie、平子去泰國,這件事說了好多年了,終於,要實現了!

One Commnet on “生活的事情好大又好小

  1. w決定不去Burning Man了,原本他好像正要去到那個街角點碗你說的那種可能又麻又辣的大腸麵線來嚐嚐,我也猶豫著要一塊試試。但最後因為經費和器材設備的問題,我們都不去了,不過一定會一直記著你說過的那段刻骨銘心的旅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