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往事如夢

1.
非常想念溫哥華。最近又和溫哥華的朋友聯絡上,他們的氣味、說話方式彷彿圍繞在我身邊,甚至,好像有溫哥華清涼的空氣和光線。當我遠離了那裡,那裡的一切變得格外清晰。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讓我想起溫哥華的什麼,也由此可見,那裡的回憶多半是美好的。信中他們總是要交待一下最近在做什麼,家裡來了什麼人,去了哪裡渡假,這是交流的一部份也是感情的一部份。溫哥華人習慣和友人談生活,還一定會順便報告朋友發生了什麼事,誰搬家了,誰辭職了,誰和誰分手了,誰發達了…。


相較之下,台北的生活圈比較忙碌和疏離,大家也比較沒時間多說公事以外的事情。在溫哥華我的神情總是比其他人緊張,帶著台北都會的習性和步調。台北,也許比較像倫敦、紐約這類都會,溫哥華不像,回到那裡都會覺得錶好像壞了。
TG是我們搬去時就認識的朋友,他對當代藝術很有熱情,在藝廊做事打工好多年了、喜歡和藝術家鬼混。後來他自己在東區租了個小空間,沒有經費之下也做了好多展覽(一次展一個人,差不多都是友情展,唯一的大筆開銷是印展覽明信片和借器材),也辦過很多party,吆喝一下大家就去了,有些藝術家也許不喜歡這種場地,但也有藝術家告訴我,很珍惜這樣的小空間存在的意義,雖然冬天沒有暖氣,還是有一批人就是照去。在那裡,交流的意義大過其他,所謂交流,就是大家總要聚聚交換一下生活心得,TG提供了一個絕佳的空間和場合。近來聽說他們要搬了,找到另一個地方繼續做,我蠻替他們高興,因為誰也知道這樣的空間,隨時都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而解散。地方在,人就在,小小的熱情和理想就會讓人聚在一起。
2.
TG其實也蠻有趣,十幾歲時根本就是個混混,比較熟了之後,有一次他說要介紹我和Jeph 認識他的「昔日哥兒們」,他已經先告知,他們還在從事某種「地下經濟」事業,在溫哥華三山五嶽中「實力」算不錯。車子開到黑嘛嘛的住宅區裡,我想,應該是會看到什麼刺龍刺鳳虎背熊腰那類型的人,結果一進屋子,呃…怎麼是…最大的看起來也才…二十幾的小朋友…,害我們一時不知是該稱呼「大哥」還是「弟弟」,anywayz,這是一段有趣的往事。
「大哥」看到有貴客來,當然是上好的「傢伙」伺候,我和jeph兩個人呆住、生硬尷尬地接過那有水壺那麼大的煙管,老天爺,這玩意兒怎麼用啊?!盛情難卻,「大哥」豪情萬丈開始教我們,問題是,我們聽不太懂他的英文。哈哈!這段故事最後是怎樣呢?我尷尬地介紹自己是寫作的(老天,對他就像火星人吧),Jeph還沒離開就已經「掛」得分不清東南西北,還靠「大哥」開車才把我們送出門。後來,我們之間甚少有交集(在趴地場合還會偶然遇見「大哥的小弟們」),「大哥」跟我們也自然就謝謝再見不聯絡了。但這真是一段奇妙的往事和際遇。

One Commnet on “往事如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