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 藝術/展覽評介

奇幻東京-森美術館(以及杉本博司攝影展)

「複雜」產生美感。攤開東京地鐵圖的剎那,眼花撩亂陣陣暈眩。我因為感冒而耳鳴得厲害,身旁的氣味雜陳、呼嘯而過一班又一班的列車和人潮都像在冒著泡,我隔著無形的高分貝「音牆」,感到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忽遠忽近。東京這個城市的人真是多到讓人窒息昏倒。我的臉色必定是慘白或是變成了綠色?就在印堂快發紫之前,朋友帶我去買了感冒藥,所以這一切應該不是我莫名的幻覺,而是因為生理失調。
bladekanban.jpg擁擠電車上的男女老少一字排開盯著手機看(電車裡不准許講電話,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以神奇的速度點擊輸入和收發email),朋友說,「妳看,是不是很壯觀?」壯觀—這真是個迷人的形容詞,似乎可以用來形容日本社會的種種:壯觀的電車族、壯觀的交通線、壯觀的人潮、壯觀的食物、壯觀的商場、…,一切都讓我想起威廉.吉勃森(William Gibson)所寫的,「為什麼西方人對『未來』的想像,和當今日本的都會如此類似?」的確,西方人對未來世界的想像非常「東京」,不只是那種霓虹閃爍的夢幻感和流線又複雜交通系統,<銀翼殺手>中,哈里遜福特一出場就是在吃拉麵。抵達橫濱(Yokohama,搭電車至東京需約三十至四十分鐘)的午夜,我和朋友也去吃了拉麵,橫濱夜晚的涼意和熱呼呼的湯麵搭得很有味道。或許,就是這種有點熟悉(電影中的場景)又有些奇異的感受使人產生不同的文化情調的想像。(圖:<銀翼殺手>電影海報)


Mori-Tower-small.jpg相約在新興高級商業區「六本木」,朋友說,「妳絕對不可能找不到Mori Tower。」我從人海如蟑螂流竄的地鐵站裡爬上地面,轉過街角,仰頭即被那座龐大建築嚇呆了,哇靠真不可思議,森萬里子小姐的飛碟應該是降落在這裡吧?我的智商開始降低,在起伏高低的廣場上來回探看,朋友帶著欣賞露意絲.布爾喬亞(Louis Bourgeois)的蜘蛛雕塑、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等人的公共藝術,突然,我對這個區域裡「公共藝術」的作用產生新的解讀,它們似乎並不是用來「美化空間」,而是位於銀河系裡展現人類生物文明的裝飾品,是一種「文明戰蹟」。廣場上巨大的螢幕播放著廣告、電子螢光閃爍,建築物反射著夕陽的光芒,我想,當我搭高速電梯到達第五十三層樓時,會步進銀河系星際總部的議會大廳。

Mori-Tower-Plaza-small.jpgMori Tower的廣場
電梯門打開,著黑色服裝、整齊劃一的絕地武士,喔不,電梯先生、電梯小姐引導我們往Mori美術館(森美術館)方向走去,喔,對,我們其實是要去看日本知名攝影家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的攝影回顧展,不是去絕地議會開會。不過,相信我的這種錯覺,這是所有頭一次參觀Mori美術館和Mori Tower的人會發出的驚嘆。杉本博司的回顧展「時間的終結」(End of Time)在如銀河般柔美的燈光中展開,想當然,一個美術館打出這種燈光要花多少錢,嗯…不過,我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只是盯著從挑高十幾公尺的天花板上投射下來的均勻的光線中,看著那些攝影有如黑暗中的發光體,行進中,光影交錯在地面上形成了和諧低限的幾何圖案,非常精準。杉本博司三十年來的創作,從雕塑般的靜物開始,他運用光線營造使攝影中對「物」觀看延伸至某種抽象的精神感受。接著的每一個系列,都是他對攝影中的虛/實、生命/死亡、時間/空間在視覺上與知覺上的相互辯證與開發,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海洋系列和一件由實驗性攝影所轉變成的電子影像—無數他所拍攝的佛陀的頭像在重覆但極限的加速暫動中逐漸變成一片光芒,不知為何我聯想起白南準的「電子佛陀」,雖然我沒看過原作,但其中對於某種精神性與「媒體」所製造出的幻像之間的呼應頗為類似吧。他的劇場系列,拍攝影片的全程過程,最後,所有的畫面與時間的重疊凝聚都成了白光一片,第四維空間(時間)在二維空間(平面)中的具體顯象讓人感到深具神秘感和詩意。

圖片來源:http://www.mori.art.museum/english/contents/sugimoto/

杉本博司用一種極為「形式」的方式去探討許多抽象的東西,某種超越於物與形之外精神性或關於「時間」的呈現問題。Mori這個展場提升了這檔展覽的視覺感,空間與內容結合得頗為完美。
Mori-Tower-night-view-small.jpg Mori-Tower-Lounge-small.jpg 看完展覽,接著就是順路眺望三百六十度東京無敵夜景,輝煌的城市在眼前閃耀的那種複雜感受很難訴諸言語,若不是趕時間要搭電車回橫濱,我會願意在那充滿科技感的空中Lounge點一杯爆貴的雞尾酒,想想人類怎麼會發展出這種高度的物質文明,如此,杉本博司由「形」與「光」的追求所想超越的,以及他所想傳達的精神性,就更為耐人尋味了。 (圖/左:從Mori Tower眺望東京、右:夢幻Lounge)

7 Comments on “奇幻東京-森美術館(以及杉本博司攝影展)

  1. 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6091.html
    哎呀,真是湊巧,我們拍了同一個角度的蜘蛛啊。
    不知goya有無去吃六本木之丘樓下的小吃街,真是一家比一家有看頭。
    雖號稱”小”吃,但價格真是無比昂貴,但貨色是真的很值得啦。
    我們是白天去的,高空景色和晚上相較截然不同,各有各的韻味。
    我看過東京、芝加哥與紐約三地的高空景色,還是美國這兩個地方比較有震撼感。東京感覺太分散了,沒有很密集的一群摩天建物區。
    但也有可能因為東京是看日景,芝紐兩地都是看夜景,所以會有東京比較遜色的錯覺。

  2. to Pulp:看來你也逛了東京很多地方,但就「批頭四博物館」,上次我去了立物浦的「總部」,其實有些失望。我沒有看過紐約的夜景,2000年時去過芝加哥,記得當時走在路上,因為一直不自覺地抬頭看那些巨大的建築,嘴巴都看到快合不起來。東京的夜景和芝加哥的比來,不會遜色喔,不太一樣的感覺。:)

  3. 一看到森美術館的網頁,我就決定去了~
    11月即將出發…
    希望能夠體會到不同於你所感受的杉本博司~

  4. Hello,goya:
    對杉本的作品十分有興趣.幾年前曾在書上看到他的海系列和臘人像系列攝影作品.很感動.沒能目睹原作真是可惜.他的資料似乎不好找.可以的話.真希望你多談一點關於他的作品.
    常看你的文章.很喜歡你談空間和時間的方式.語調寕靜.但又十分具有力量.

  5. 我剛從東京快閃回來,因為是晚上又是快閃,沒有多看Mori Tower附近的公共藝術,真是殘念。不過對於杉本博司的”Diorama”和”theather”的系列作品,實在看的很感動。我們的確是在一個似是而非的世界。

  6. to 林仁達 & Phocaea:謝謝你們的留言。看杉本博司的攝影,的確是非常感動。當時想買畫冊,但是太貴買不下去,但他作品的韻味一直存留在腦海裡,越回味越有味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