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多重世界V.S.當代藝術

看完福岡三年展,又去了橫濱,兩個展覽看下來是有些感觸的,且不談所謂策展或內容,那種單一範籌中的語言方式或評價,我只是對「多重世界」如何真正地被表達感到些許疑惑。這種疑惑嚴格說來是有些無奈,因為談「當代藝術」–這一開始即被西方所定義的語境與脈絡所建立起的觀看與思考方式,該如何呈現後進國家裡的所謂「當代藝術」?西藏、不丹、柬浦寨有如此語境之下的「當代藝術」嗎?我們要以什麼方式去看待呢?當他們被放置在一個展覽的平台上,觀者即使能夠以「相對位置」去理解,但總難脫出一個必須存在的參照基準,那個基準是什麼呢?如果這樣的基準是建立脈絡和評論的眼光基礎,我們是否意識到自己的眼光如何游移和依附在某種價值之上。這使得我對於「寫一篇關於這樣的展覽的評論的基準」感到有所懷疑,但我的意思並非是要去反對某種「觀點」的成立,而是希望自己對這些觀點保持多一些清醒。
所謂「現代/當代藝術」發展和世界現代化的過程是緊密關聯的,也因此當我們閱讀現代化深的區域所產生的相關創作,我們感到一種推進的過程(也時常被說成「追隨」的過程),在後進國家裡,這種推進與追隨與當代西方有很大的距離和落差,如果我們也將之稱為「當代藝術」,那是否該有不同的談論的方式與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脫出西方的語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那並不是學術語彙的問題,而是跟我們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就好像如果全球要舉辦數學運算比賽,顯然非洲地方就是不一樣,但其實,如果是在這樣的場合,觀眾要學習的並不是去評價在同一脈絡裡的高低或先後,而是去「接受」在用電子計算機運算之外,仍有人用石頭運算。然而,這是「當代藝術」語境嗎?亦或是一門關於「人類學」的學問與視野了?

One Commnet on “多重世界V.S.當代藝術

  1. goya好久不見啦~~最近好嗎?
    這篇文章好像掉進了”東方主義”的情調之中^_^
    我覺得無論如何不能脫離語境
    當我們以亞瑟.丹托的”藝術世界”思維定義當代藝術的時候
    不管創作,評論,或其餘中介角色(美術館或畫廊等)都被彼此束縛在這個”小世界”中
    goya提到要用不同的談論方式與不同的眼光看待
    我覺得不彷可以看待成一種”等高線”模式
    以西方當代藝術發展度最高之地為中心
    我們可以看見區域間發展速度的相互關係
    只是這個”最高之地”可以依照不同價值觀或定義去轉換設定
    這樣我們也可以得出不同藝術觀在地域間的擴散影響
    非洲,當然也有屬於自己的當代藝術價值觀
    屬於那個價值觀的”藝術世界”有多大,才是我們該關注的
    或許,因為做了這種實驗
    可以看出藝術真正的世界潮流也說不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