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weet dream

昨晚深夜Luxy擠進兩千人,走到門口看到那麼多人就覺得不妙,樓下這樣樓上鐵定已經塞爆了。果然,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我見過luxy最擠的場面。在我神智還算清醒的時候,擔心著樓地板會崩塌–典型處女座的神經質。唉我不在家把稿好好寫完、乖乖讀聖經兼祈禱,來這裡會不會太囂張,沒做完的事情像背後靈一樣黏在身上,實在有些心虛啊。
三五好友約好一起,大家連假時聯誼聯誼,想看辣妹的去看辣妹,想喝一杯的喝一杯,想跳舞的跳舞。為慶祝雙十節,主打日本DJ石野卓球(Takkyu Ishino),他在台灣還頗有人氣,Techno曲風,但要我這處女座來說,就會說成「日式Techno」,任何東西冠上「日式」,對我而言,就是代表:有些過度神經質,拘小節、小花樣多。我是比較習慣歐美的Techno,直接有力,不花俏。
幾點感想:
1. 噴火的辣妹何其多。
2. 我在舞池裡以為自己在跳舞,其實已經睡著,站著睡不稀奇,還做夢。
3. 坐在旁邊休息時,數度說出夢話。
三點總結:人要承認自己的年齡增加和體力是會衰退的。以後改早上到公園跳土風舞。

7 Comments on “sweet dream

  1. 我就覺得怎麼昨晚你剛進來就像什麼似的
    竟還可以這樣睡
    太強了我說
    我下去場中跳兩次
    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我跟KEN說
    怎麼都沒人跟我一樣是認認真真跳舞的?
    男生的眼神都在亂飄女生的舞步都在亂搖(除了GAYs以為)
    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來聽石野卓球?

  2. to 凱洛:像我們這一團「良家婦女乖乖男」,去就是為音樂,娛樂一下疲憊的身心的是極少數吧,妳以為那些酷哥辣妹是為什麼去呢?應該不是「聽純的」吧?哈。不過Jeph看辣妹看到眼珠快掉出來。

  3.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去幹嘛的
    茫得一塌糊塗
    恢復意識時,石野卓球的兩個小時已經過去了
    只記得好棒好棒好棒,這樣 = =#

  4. to hussard:石野卓球上場的第一個小時,我在場中也不知道在幹麻,基本上我完全不知道妳們到哪裡去了,好像消失了,哈,只知道凱洛在我旁邊,我心裡真的在想:「凱洛跳舞好認真啊!」然後,也不知道KEN在哪裡,可能在看美眉吧。總之大家四散分飛。
    凱洛:妳跳舞真的認真。(好樣!)

  5. 當然是要認真跳阿
    不能辜負音樂家的好意
    除非是很解的或是很瞎的音樂太難跳
    不然我都會很誠心誠意跳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