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文化, 生活

聽Sasha的轉變

大陸藝術家楊詰蒼說:什麼事情,只要你肯做十年,就是你的。在舞廳混五年,能不能聽出DJ的好壞呢?這跟藝術評論有點像,有很多人會說,品味問題還是很大的決定因素。看藝術品看出竅門我是相信有的,所以門外漢聽門道也不是不可能(這算自我期許吧)。


作為一個聽者和舞客,我的決定因素很簡單,現場情緒、節奏、好不好聽。這也就是單純的舞客小小的心願而已。聽久了,當然越聽越挑,也越聽越熟絡各家門路,但其實面對大眾,如果大家都嗨了,通常表示不會「太差」到哪裡去吧,(我著實碰過有些DJ一上台就讓全場滿臉黑線的,心裡咒罵著:Oh my God!他在搞什麼?!)
所謂的「大眾」品味是「不算高標準」中的一種高標準了,跟藝術性不直接相關,但是一個門檻。球踢過了這個門檻,就有舞台相。我覺得DJ要有一個認知,上了台,面對的是群眾,不是只有自己。有些人說這是媚俗,但我相信在自己的堅持中要走出一條又被讚賞的路,才叫「才氣」。通常票選熱門DJ並不一定是技術最精湛的,但往往掌控場子的能力都不錯,像Christopher Lorence,他一上台音樂出來的「高度」就不同,拉在「上面」非常亢奮,中間不會滑落,兩個小時紮紮實實,這是一種。另一種像Hernan Cattaneo,出場要先蘊釀,然後漸入佳境,接歌流暢渾然一體,優美如詩,不注意的話曲子已經流到下一首去了。有些DJ二線的,放的不差,但聽不出什麼優異,重覆自己。
昨晚,台北一兩千人是衝著Sasha的名字去。Sasha是誰,就是個世界天王級賺進花不完的錢的那種人。當世界天王,通常才氣都有,又符合大眾品味,他自己的品味中要有點「芭樂」,不然怎麼討好群眾?但昨晚整整三四個小時下來,我著實有個感覺,其實當天王也真不容易,放得好不好已經是要高要求了,但事情似乎又不能這樣看。
人塞到整個空間密不透風,汗如雨下,耐心等著,Sasha出場時大家一致有力地鼓叫著他的名字,那時候他是在想:「今晚,我要讓你們看看我現在有什麼不同?」還是「今晚,我要讓你們嗨翻?」顯然,昨晚他選擇的是前者。當一位資深天王,他的轉變其實是蠻藝術性的,不斷有些突破,幾年前還在溫哥華聽過他放過一次(那一次好像有點耍大牌,一副不爽的樣子,還提早下場),還有一次是聽他和John Digweed一同上場,他似乎一直都想要讓大眾對他的才華和新意有更多瞭解,這是直觀對他放歌時的感覺,所以他很少重覆,也難有定性的路數,隨時都在轉變。
好比說昨晚,他已經不再是提著一箱黑膠唱片來去的DJ了,他只要一台Power book G5,和一個自己專用且量身打造的控制台,用電腦接歌。用電腦不是什麼新把戲,好多年前加拿大Techno DJ Richie Hawtin 來台灣時,已是用電腦接歌。Sasha現在用一套據說是「可以把任何一首曲子的任何片段,剪到另一首曲子裡,並且,可以『現場』就加用各種效果器」的先進軟體,是「現場可能性非常大」的即時混音,說不定有些效果是以往達不到的,像是需要事先在家裡做好才可能做出來等等(我猜的,我不是DJ,不清楚),純聽覺判斷。


Dj Sasha和他的新玩具
哈!他在台上花招盡出,效果加得花枝爛顫,我在台下卻從他一點半上台之後一直「冷站」到四點,中間受不了出去喘口氣。我看周圍其他人也都「頗悶」,沒有人跳得太起勁。不過,很妙,即使如此,我還是很耐心沒有離開,後來回到家想想,原因是他放得其實是蠻特別,而我也願意聆聽他的轉變和心思。那種轉變和心思,是他想要讓我們知道,包括音樂的選擇、效果的現場感,「和我以前不太一樣了吧?」的訊息。Sasha中間休息了半小時,看來像是他的「助理」上來接著放,就比較灑狗血一點,至少我跳得比較來勁。最後半小時他再度上場,又開始「悶」,不過我倒是看著他那個神奇的「控制台」,和他的神情,覺得有趣。所以,我跟著他,聽完最後一首「安可曲」,還是微微地笑了,並且為他拍拍手。
走出舞廳,天逐漸亮了,這真是「一點都不嗨,卻感到算『有新意』」的一個夜晚。一個會「自我進步」的天王的抉擇,還是頗令人心動。我這麼覺得。

One Commnet on “聽Sasha的轉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