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旅行

2010 Booming!

2010冬季奧運的效應逐漸反應出來,朋友說:「好像爆炸似的。」這個拼命下雨又冷清的城市變得蓬勃起來,才幾個月沒有回來,感覺又不一樣了。租金房價居高不下,排擠著獨立藝文空間往外圍區域擴散,市中心的商業和住宅大樓越來越密集,裡裡外外有無數的活動發生,很驚人。一下子,陳置市區街口的免費書報箱都多了一大排,嚇人一跳,多了很多份免費刊物,還是「日報」!詭異了,這個四點就天黑得叫人發慌的城市每天有那麼多事情可報導嗎,而現在居然有那麼多人力和資本投入各行各業。不過我認識的人已有幾位從藝文圈投入奧運相關發展倒是真的,到奧運籌劃小組之類的,年薪馬上翻一倍。所以,新刊物應該有空間,翻閱起來也還不錯,乍看內容似乎也不鬆垮,比如:「如何對抗選舉時期憂鬱症?」答案是一個女人在做瑜珈的圖片。哈。由此可見,一:快選舉了(選什麼我永遠搞不清楚),二:瑜珈風潮還沒消退。說著今晚,就有一份當代藝術的刊物要辦創刊發表會。


趁買菜之際,順道去Center A晃一圈,新空間離市中心遠了一點點,在中國城附近。比原先大了有三四倍,空間高度也活活升高三倍。這個老舊空間百年以前是火車站,從外觀看來像辦公大樓,實在想不透火車為什麼會駛進這樣的建築裡。一個世紀前工業時代建築的鋼樑和巨大的螺絲釘都還裸露,風格「陽剛」又「懷舊」。這一區現在沒落了,附近是老華人區,再過一條街聚集毒虫和遊民,但這裡又壁鄰觀光街,城市的發源地。僅管這裡沒原先的地方看來「文藝」和「雅痞」,卻有另一種風味—要架起不透明玻璃和鐵窗—你不知道的溫哥華。我蠻欣賞這個外圍牛鬼蛇神雜陳的空間,途經旁邊有海洛因患者趴在地上不知道幹麻時其實也不需太害怕。他們彷彿說著城市的另一個故事。
原有的組織架構和經費不足以支撐這個看來些微破舊的大空間,董事會和director還是很辛苦地繼續募款吧—總是這樣,目前活動講座仍是照辦, 大空間裡尚未有空調,隨時要上鎖,有幾張老舊沙發供人閱覽書籍,還有個小型會議廳可以辦講座。卑詩大學的附設衛星藝廊也在附近,和另外一兩間獨立藝廊連成一氣。H一個人帶著幾個小鬼頭很拼命,原本他想卸任了,但他說喜歡這個空間,就留下來,這真是他丟不掉的包袱和使命吧。無論如何,既做了,就要像崔健唱的:「一直往下走吧哥們別再回頭瞧啦,以後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是吧?
不想太多,大家依舊相視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