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一定要愛上時差

下雪的關係,飛機起碼延遲了一個小時起飛,從窗裡看出去,有人在清理機身和機翼,防止它結冰還是有什麼作用,不太清楚。
打開我的背包,掏出一份前兩天隨手拿的免費刊物:「溫哥華下雨報」(The Vancouver Rain),本地主流最大報叫做「溫哥華太陽報」(The Vancouver Sun),所以也有「下雨報」,而且溫哥華的「雨」世界有名,這個名字有意思得多。典型加拿大幽默。


不過它不是像美國「洋蔥報」(The Onion)、或像台灣以前的「給我報報」或是「波蘿日報」是搞笑的。「溫哥華下雨報」是一份談「在地閱獨」的報紙。僅管主流周報The Georgeia Straight或一般大報每周也都有文藝或閱讀評論,但畢竟越是大的媒體,越難兼顧獨立性。而且,有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內容是廣告(據下雨報指出)。
所以,有這樣一份小刊物(單色、拿來包油條都嫌太薄),其實也滿足社會上某一群人。通常這類獨立活動在募款時,我要有時間也都樂意去捧場,跟他們隨便聊,若捐錢就表示「你們做得不錯啊!」,至於這類活動或刊物的壽命往往都無法預測,但無論如何總會有人去做。
飛機起飛前,我看了封面小故事:「溫哥華歷年暴動路線之旅」作者標出近一百年內溫哥華發生過的重要暴動地點,畫出一個地圖,好像旅遊手冊一樣,哪一年郵局暴動(呵呵,郵局?)、哪一年某演唱會暴動等等,一共標了約二十個,剛好連成一個圈,可以徒步參觀這些景點,這樣旅遊應該蠻另類的吧,哈。
不過,這份報紙,我又忘在飛機上了。
我看完暴動路線、讀完下雨報對主流媒體「行銷與廣告太多」的不滿,接著看到前兩期商業周刊在談「置入性行銷」。「置入性行銷」現在的手法都非常細膩無所不在,商周當然不是在批判,是在講它的效果和策略。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是媒體與資本巨獸,而像溫哥華下雨報,或像本期Wired雜誌提到有一批藝術家做「高科技塗鴉」,用電子產品以投影或其他方式更有效率介入城市空間,有別於以往的噴漆小子,這些微小的行動當然無法和主流媒體對抗,但卻必要存在,就算不從「對抗」的觀點這麼嚴肅來看,這些也都增加了生活中不同面向裡的樂趣。不然,生活實在是太太太無聊地單一了啊!
ps. 喔對了,我終於搞懂「車庫險」,並且買了。上面寫說:如果我的車被火箭或空中飛行物(如飛彈等)擊中,我的自付額是200元。問題是如果發生這種事了,應該寫「請趕快逃命」吧?!

One Commnet on “一定要愛上時差

  1. 「溫哥華歷年暴動路線之旅」真的滿有意思的。其實想像中的溫哥華如此溫柔,但其實骨子裡也很叛逆,我在想,錯過了的那場史丹利盃冰球決戰後的街頭暴動,不知道是福是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