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閱讀

近日

時常朋友問起我在做什麼,這個問題對我而言有某種空洞感,因為一時間我很難答得上來,究竟一個星期之中、一天之中,或在剛才的幾個小時之內,我「在做什麼」?這樣的問題指向(短時間內)不具明確目的性的生活時,顯得沒有立即的時效和一般所認為的「意義」。沒有朝九晚五的固定工作,我手邊正在進行的該怎麼以一種簡單直接的方式陳述,是一個有趣的問題。當然,這還跟一種狀態相關,我的生活不像一種社群團隊規範出的經驗、沒有早晨會議,也沒有會計部盯我打卡。我正在翻譯、在寫稿、讀書…等等等等一切你想得到的都不能完整敘述。通常我就只能以一種非常模糊的方式一語帶過。


以一種「短暫微觀」方式檢視生活,它即是如此。當我說「日子真是太無聊」了,也不希望有人誤會我厭世,應該說,我對這「無法敘述的無聊」還真充滿好奇,「日子」真就是這樣嗎?它由零星的片段組成,如果抽離了那些最後定案的表現形式(比如完成一趟旅行、完成一篇文章、結束一場對話、一個飯局、買了最新款的XX),它「所剩」或「真正」的內在是什麼?有人說是「過程」、是「經驗」,也或許,只是時光流逝…
最近我即找到這樣一本書,在談「日常生活」的文化理論(韋伯出版),從中發現有意思的部份,再尋線找其他的書籍。這本書綜合了精神分析、馬克思、談論席慕爾、班雅明、超現實主義等等,從這些人、事的觀點來切入對「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的研究。這本書一開始想要訴說的,是一個龐大的議題,從西方哲學角度來談,便是對經驗片斷、局部的無止境地深入探索,「生活」不再是「大敘述」、也不再看作「整體」,以由此進入書中對「無聊、神秘、理性三位一體」的彼此關係抽絲剝繭的過程。我之所以立即買下這本書,是因為在書店裡翻開第一章,就讀到其中在講什麼是「無聊」,簡直是天啟,因為我正覺得「無聊」到很想瞭解這種無聊的成因和它究竟為何。作者以偵探福爾摩斯作為開場例子,說明這位「被無聊的日子所擊垮的人」,生活的樂趣來自於解析「無聊」與「看似不起眼的東西」而成為推理高手和名偵探。一如書中說,殺人現場當然不會有殺手留下的名字。一切就只是「平常」,平常中的「神秘」則靠著「理性」一一地被解析,發現其中的不尋常。
但若從佛學的「人生觀點」來看「生活的無聊狀態」則有另一番完全不同的看待方法。兩者兼讀,有互補的效果。
岔題一下,半年多來我們有位朋友在家每隔周都會有佛經讀書會,我要是有空也都會去參加,一方面跟老朋友見面,一方面抽離一下當下的狀態—說實在,讀佛經還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不是去「唸經」,不要搞錯了,哈),我們沒有什麼宗教上的規範,純粹像是瞭解一門哲學。不過我是最常缺席的那位,昨天恍然發現大家已經讀完楞嚴經(很嚴肅地讀得一愣一愣的經)和法華經,我等於是插花似地片段聽了大智度論中的兩卷,下次進入長阿含經中佛陀的傳記部份,我還處在搞不清楚的狀況。昨日大智度論中談佛陀三十二相來龍去脈的同時,朋友家的巨貓在我身邊睡得幾乎快打呼說夢話。我們這個讀書會非常有趣, 開始大家先看街頭魔術影集,讀完經看Keroro卡通,中場休息吃吃喝喝、還有人玩魔獸世界電動。過程中總是不乏笑點。但憑良心說,帶領讀書會的朋友解釋得不賴,至少百分之八十我都能被說服(或算聽得懂)。這在以前,很難相信,因為我對「和尚講經」有一種抗拒,聽不下去居多,不過我那朋友也不是和尚就是了,是和J一起聽黑暗撒旦搖滾樂成長的「樂友」,現在如此精進佛學真不可思議。無論如何,分享是一件好事,我只要有時間都願意去。
所以,掰回正題—這是近日生活的一部份。套句前書中的敘述:生活如此尋常,卻充滿一種神祕的不可知。西方哲學系統因此而發展出一系列對日常生活的解析和批判,這本書從經驗性出發談論,但讓人聯想到進一步的,便是情境主義的革命路線,由此引起我興趣的是將此經驗與現代的社會觀察聯結在一起的路徑,比如對抗當代資本主義的Culture jam、smart mobs等比較大的題目。當然最終,還是對投射了個人當下的生活狀態–有必要去探索另一種「無聊」或「kuso」。
另一件事情,得知申請到國藝會的策展專案補助。在「經費依然不夠」是一種辦活動的「常態」下,過完2005年,我得在進入2006年之際做好迎戰的準備、並繼續未完的一萬件事—這也算是…年終的一小段告白吧(朋友四十大壽效應,最近流行告白 =D)。

3 Comments on “近日

  1. 我相信jessy講的經應該滿有意思的
    我真的很佩服妳在寫這種以日常生活的素材為主旨、卻又夾雜一堆理論分析的文章
    只恨自己書讀少阿

  2. 真的嗎? 我已為你是不讀佛經的人耶
    我也讀 在德國讀佛經 有點好笑
    不過當作是讀哲學 也蠻有意思的
    加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