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這一晚,感到好「熱血」啊

是啊,一如文章標題。今晚插花一個聚會,聊得十分開心,或許是暫時淡忘手邊磨人的行政工作(好比:專業高解析度映像管電視天涯海角哪裡找?),但更多部份是因為好久沒有聽一群「搖滾音樂人」聊音樂了,真是有夠青春熱血。這和「態度」(attitude)有絕大的關係,好像這已是這一代聽搖滾的知青(雖然這群人現在都邁入中年)血液裡的東西。


年紀漸長,大家各奔東西,說起來這一群人現在還真繼續書寫音樂的所剩無幾,但有一樣是共同的—他們對文化與生活的某種信仰。回頭細想,寫〈秘密基地〉的Jeph現在去做網路發展、寫〈聲音與憤怒〉的鐵志(Iron)正攻讀政治、寫〈誰在那邊唱自己的歌–台灣現代民歌運動史〉的米蘭昆去當紀錄片導演,當年搞獨立音樂鎮地「地下社會」的何東洪從英國回來後,在大學教授社會學、台灣90年代另類媒體元老tm,搞社區運動,樂評Ricardo成立了自己的網路電台Honeypie音樂543多年的努力(這名單好像還寫不完啊,我想到誰就加上去)…。但也就像〈秘密基地〉裡寫的:永遠是音樂讓他們這些人不期而遇。
我雖只是「旁聽」,但遇見樂評葉雲平和多年後再見到鐵志(當年只一面之緣,真的已經忘記他的長像),也出於完全不預期的奇妙機緣。一位熱愛台灣獨立音樂的大陸年輕朋友(年紀活活小我們這些人十五歲),來台灣四個月,居然是經由他的到處串場和熱情,在最近這些日子裡,追往溯源地又將這些個老骨頭(甚至還有更多,像濁水溪公社、夾子、1976…)兜在了一起。據說這些人見到面一定會問:認識一個大陸朋友XX嗎?Iron說像〈成名在望〉(Almost Famous)的電影劇情,卻是有幾分那樣的味道。
我不知道有多久沒再聽到有人聊起「紅螞蟻」、「青年」樂團,也幾乎快忘記「刺客」、「董事長」這些第一代地下音樂樂團的名字…,此情此景還真是「回首『刺客』話當年」啊!咖啡桌上擺著最新一期破周報,上面有崔健新專輯〈給你一點顏色〉的封面,問起葉雲平對這張的評價,他認為豈是「屌」字形容。我們這一代對崔健的崇拜依舊,「你不知道他會做什麼,他要做什麼,追不上他,我們還在像萊特兄弟做飛機,他已經用火箭衝上外太空了!」他說。
而問到大陸新一代對崔健的看法,年輕朋友說除了這張之外,沒聽過崔健以前的東西。但與其說這是「代溝」,不如說是世代轉換,真有滄海桑田之感,而似乎近來大陸對崔健的評價不是太好,覺得老崔「不知道在搞什麼,迷失了。」
無論好或不好,這是另一件事。重點是,突然間,我感到那使這一群人持續信仰、不斷回味的過往,仍是一股強烈地將大家牽繫在一起的力量。
我追問著Jeph怎麼今晚也感覺如此「熱血」?
「因為…他讓我們覺得好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Jeph說。

這些朋友這些年,累積了一些東西,我就「熱血」地為他們再推一次!
秘密基地 誰在那邊唱自己的歌 聲音與憤怒 穿梭米蘭昆
另翼搖滾注目 迷幻異域龐克的哲學剛左搖滾

8 Comments on “這一晚,感到好「熱血」啊

  1. 想起以前也曾是留著長髮,在場子裡甩著頭的憤怒青年
    雖說現在對於搖滾的熱情已經移轉到其他事物身上,回頭聽那時候的歌曲,當時聽這些歌曲的情境、自身的狀態,還有做某些傻事的初衷與本心都浮現了出來。
    歌曲是不變的,變的只是人心,藉由這些歌曲勾起的回憶,省思現在的自己,也是生活中的一帖良方。
    對了,原來是”專業高解析度映像管電視”而非LCD或PDP啊?!這種東西壓根沒看過要去哪裡找Orz

  2. Goya,你的動作可真快啊。昨晚真的是非常愉快,最大的收穫就是和你們夫婦聊了很多。
    (不過,糾正一下,關於崔健那段話,好像不是我說的…..)

  3. to iron: 哇,真的抱歉,我昨晚記這段時已經快昏迷了,想寫多一點又想趕緊去睡覺,造成記憶失調,記錯發言人了,:P。嚴重錯誤,趕緊更正、趕緊更正。
    昨天真的聊得很愉快,非常高興再次見到你。
    to doobop: 對呀,我問完你之後,Jeph說藝術家要的是「映像管電視」,這…,我對這些真是不夠熟悉,這部份今晚讓Jeph跟你說了。

  4. 上個週末

    上個週末一面搬家迎接2006,一面密集地參加了三四個很棒的朋友聚會。
    首先,是週五晚上大陸「同胞」雷旋的歡送會。雷旋是北京人,在香港中大唸書,然後來政大當交換學生。當時注意

  5. 早知道你一定也大有来头,今天才发现你的blog,才把goya这个名字和那天看到的你联系在一起。
    关于崔健,我有必要说明……崔健以前的专辑我都听过,不过确实是在《给你一点颜色》发行之后才去补的课,崔健对我的影响力不算多大。但反正我是都听过的……。毕竟崔健再上一张专辑的发行要往前追溯6,7年,那时我对摇滚接触的很少,而且一步先跨到了Oasis。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非常高兴那天你和Jeph可以出现,完全是意外的惊喜。你们把我和Almost Famous里的那个小记者联系起来实在是让我不敢当。我现在最多只能算是有广度没深度吧,要努力要“练习”的还多了。以后会多向你们学习的!哈。
    有机会再联系吧!

  6. 哈囉,Journalren,歡迎。你動作真快,馬上找到我了:D
    我沒啥來頭,跟你一樣喜歡聽音樂囉。不過你前途無量,我已經老了,Hip hop都聽不來了,哈。希望你很快有機會再來台灣,還有,如果去北京我們去找你玩喔~要帶我們去聽團=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