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那單純笑容

過年與工頭見面時,他就提及要到柬埔寨考察之事。他的柬埔寨的無價笑容這篇短文和兩張照片,勾起了我2004年到東南亞的回憶,那是頗為類似的經驗。


當時因為籌劃台北雙年展之需,和另一位策展人一同前往印尼和泰國。工作時程匆忙,每天只有「疲累無比」四個字形容,在那樣倉促的過程中看過多少作品、與多少藝術家見到面,如今已經記憶模糊,而我腦海中印象深刻的片段,卻是曼谷和日惹居民臉上的單純笑容。
第一次察覺那樣的笑容,是在曼谷的第二天,飯店裡有個不會說英語的女服務員看著我微笑,當時我被那個剎那震顫了一下,印象特別深刻。後來每次回憶著,那好像是生活在都市化社會中,很難再見到的「真情流露(又略帶靦腆)得讓人覺得沒有心眼」的可愛笑臉,而我當時面對著她,霎那也感到自己身上像是不自主地散發著都市人的多疑和事故。
這可愛笑容對我的衝擊,是那次旅行中最有收穫的事。至今,在曼谷和日惹所看到的這樣的「微笑」仍能給予我的生活一些不可言喻的小小啟發,非常奇妙。如果還有機會,這會是使我想再回去看看的動力之一。

2 Comments on “那單純笑容

  1. 有次在吳哥窟,看一個晚上的表演,結束時路上好暗好暗,古城是石頭路,正在煩惱時,突然出現好幾個孩子,提著用寶特瓶挖空插了根蠟燭的簡單燈籠,說要為我們帶路。那些孩子的笑容,很像美麗的星星。覺得他們很像天使,一路扶著對路不熟腳又不方便的朋友,用憋腳英文叮嚀大家小心。很感動哪。那樣的笑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