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隨想

小感觸

接續昨日的胡思亂想,想換個角度講,除了資訊的封閉性,價值觀也趨於單一。久而久之,我感覺像活在一個封閉迴圈的世界裡。我們對那些不熟悉的,多半建立於想像,如此的生活圈和生活的樣貌,常讓我感到單一得可怕。你知道在這個狀況裡,你所能選擇的或知道的選項都如此貧乏。


近日中時部落格的發燒話題,是彭惠仙一篇對「斷背山」的評論所引發,其實,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剎異地發現,在某個關鍵時刻上因為意識型態的關係,而突顯出人們生活的價值是建立在極度的單一性上。或者說,我慢慢才體認到什麼是「生活的價值觀」。它不是妳今天喝什麼咖啡、去哪裡渡假,或用哪個牌子的手提包這種表相的選擇,我說的是「意識型態」,而且,當它在不具有身體感(經驗)時,又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表現出來。那真的是平常所看不到的深層內在。
就如同有時我們談文化、談他者,基於思考而非經驗。不架接在經驗上,我們其實很難去告訴他人那究竟是什麼,或者一旦我們有朝一日親身有了那「身體感」之後,才對意識型態的虛幻和危險產生警覺。這或許是多年來生活在異鄉給我最大的感觸之一,它也時時刻刻對應著我現在的生活,警惕著我現在的生活。
我相信從席慕爾、班雅明一直到保羅.維希留這一代的思想家所談的「現代」與「當代」美學之中,都思考這個部份,他們的憂鬱是在複製、虛擬、高傳真資訊流中的時代生活中與「身體感」的獨一性的再次辯證,它其實是關係著我們最核心的內在生命價值,和我們所反映出來的生活樣貌。
我寫得似乎過於抽象。我最後所想的,是關於「經驗」(我所說的身體感)。每每看到一些訊息時,便使我想起什麼,或人或事。它們之間的關聯或許不是那麼清晰,但我具切地感受存留在我記憶之中的某種東西,和思考不斷地進行著對話和辯證。

One Commnet on “小感觸

  1. 彭女士對「斷背山」的評論,我認為她都是站在”現在”這時代的觀點來批(我總覺得她只有凸顯自己的大女人主義) ,
    忘了60,70年代美國中西部還是全世界都還是”保守”,尤其同性戀問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