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岔題的一篇

我很想念母親。但日子是不是就是這樣,連回憶和感觸都只能塞在斷斷續續、庸庸碌碌的生活中?過多的思念或感情,也總是會被理智所制止,覺得生活過於「沒有效率」。這或許是一個迷思,在能與不能預期之間,覺得隨時隨地要「恢復正常」,但我最近老會想著,什麼才是「正常」?生活被各種表面的行為形式所佔滿,人催眠自己這是「正常」,告訴他人「這就是生活」。生活在當代社會,只是如此,果真是一種悲哀。
當代社會是沒什麼「生存感」,因為大家並不拿生命在過活。太真情流露時顯得蠢。


我偶爾跟人談起母親的事。我並不是想說那段時間是發生什麼事,而總是想聊聊母親的死亡所給予我的,居然是讓我赫然體會到平日對於生活的看法還多麼無知,透過他人的死亡體會到自己的生命絕大多數是白活了,這是這個世界很奧妙的地方。死亡原來是一件啟發人的智慧的事。人最終所想望、所期待的,都只是最簡單、卻也最困難的,而人在離開人世的那一刻,它以一種赤裸、也頗為殘酷的力量彰顯出來,像無聲的巨響,無法聽見的低頻,只有自己感覺到。
在這個社會的模印裡,看不到人與人之間有什麼不同,我偶然地還是隱約感受到彼此之間的頻率轉變、情感流動,但往往又瞬間被「(該死的)正常生活」給淹沒。我妄想掌握的,是那過於短暫的、晦暗不明,似是觸及到我的微弱訊息,也許有人會覺得我蠻蠢的,但我卻總是依著這微弱的線索,試圖尋找什麼。
Ps. 本來坐下來是想寫「辣妹和陽光」的,怎麼寫成這種?唉。好,辣妹下一篇寫。

5 Comments on “岔題的一篇

  1. 團長
    思念的時候要盡情把記憶翻出來細細觸摸一遍
    也許會有些細微的,遊絲般的線索
    是你以為早就忘記其實深深印在心裡的
    我想每個人跟母親一定都有許多糾葛牽纏
    但正是母親,你更要依著微弱的線索去尋找你要找的東西
    去吧團長

  2. hussard:謝謝鼓勵,最後一句「去吧團長」害我噗地大笑,很keroro啦!(*團長甩留海、望向夕陽*)

  3. 看了這篇,留在花蓮的天平又加了一個砝碼。
    是低,繼續租三個月之後,春天過完了,線在開始想在花蓮過夏天。真糟糕。(摸頭,不如我也跑去海邊對著夕陽問吧。)

  4. 應該要寫
    去吧團長
    在下會在這裡守護你的
    這樣很Dororo耶….Orz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