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隨想

混搭、web2.0時代與展覽趨勢

以下幾點速記,看倌看不懂先忍一下,這真的只是一篇速記,沒有中間的推論,我只是想快速記下,對抗我的失憶症。
從拼貼(collage)到「混搭」(mix and match、mixed)
collage是立體主義時期被提出的一種技法,後來從視覺影像、音樂、設計,一直到時尚都有這樣的概念。電子音樂之中運用「拼貼」的很多,從剪、貼、刮、磨、重覆、甚至破壞等等更細微的元素中可以瞥見二十世紀實驗的脈絡,也可以看到Hip Hiop最早發展其底層性格的元素。電子音樂成為主流中的主流的90年代至今,mix成為一個Key word,它不只是方法,也變成「概念」。mix除了譯成「混」,如混合、混音,作為動詞之外,似乎一直沒有使之成為一種「概念」的譯法。但我覺得若要去解析當代大眾文化與生活、工具彼此之間交錯的發展關係,這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切入點。最近突然流行起一個字眼–混搭–稍稍具有了一點概念性的雛型,不過,這個字是從時尚界、流行辭彙中轉變出來。無論是在中文字意上,或對於原文的轉譯上面,似也有往前推進之勢,「拼貼」是它底下的概念之一,也是一種新的「重組」、「截取」、「混合」和「展示」的方式。
mix不只是”mix”,它還包含各種相對位置置換、人使用工具、工具影響人的思維的演變過程,就在這種循環之中造就了當代文化的現有模式。音樂中,mix取代原先獨立的個人、單一的標籤,成為一種匯集、組合的方式,Dj文化推出了「新的『原創』概念和空間」,它是一個能夠「集合」和「攪拌」的平台。文化樣貌和文化思考都多少在這樣的新概念和空間中摸索,就如同現在逐漸成型的「web2.0」(很in的字眼)。當然,它還具備一種特質:「快速」。


web2.0概念:
我對web2.0專業不瞭解,但概念上是可以想像和應用的,網路技術層面目前還只是一個大家剛開始摸索和談論的「趨勢」。它讓我覺得有趣,是我將它想像成一種「文化運作平台」,聯想到web2.0這樣的「介面」若以文化來思考會是什麼樣子,以及它和「mix文化」(估且就用「混搭文化」先稱之)之間的關係和交互影響。從簡單的想法入手,以往,我們可能很難想像:在未來的時代裡,「你的東西」從來就不是你「個人」的了,它是東家拿一點、西家補一點,截長補短之後出現的一種功能性超強的「綜合物」,它是去中心的,但又是由某幾個大型機制所整合。它可能衍生幾種方向:挑戰傳統的「所有」概念、「個人性」、「獨一性」、和所謂「在地性」的矛盾和弔詭。這也同時是全球化的產物,它首先出現在跨國企業式的經營和全球資金流動的方式上,開始是隱誨的,但漸漸地它將延展至個人生活之中,將從內部改變生活,思考和呈現的方式。是一種從破碎性之中生成的,個體具備主動意志的「被統合」方式。它是雙向的互動和串連過程。
台灣文化界非常愛用「跨領域」這個(被消費、稀釋和扭曲掉的)字眼,它從來就沒有真正地被從文化內在去解析過,這種趨勢何以成為大家都想追逐的「趨勢」?如果是當作潮流未免過於膚淺,也因此絕大多數的「跨領域」也就是個表相上的跨界。不過最近從混搭文化內在的推進與轉變上(無論從音樂、時尚、影像,一直到生活中的各種組成),「跨領域」、「跨時間」、「跨空間」的全球模式(最終還是要回到這個體系的源頭)、操作方式(技術與平台的開發)似乎有越來越有種明顯的特質出現了。當全球化現象被解析的越多,它和早期工業時代勞動方式、資金流動方式的差異更被揭露之後,「混搭」的形塑力量與走勢就更昭然若揭。我先粗略地做個小結(針對自己的思考):「混搭v.s web2.0的時代,文化是什麼樣貌?怎麼去談?」
什麼東西讓web2.0的趨勢越來越顯露出來,blog的全世界爆炸性運用,以及它本身的特質應是推波助瀾的力量之一。不過在這裡,我不是要談技客說的和網路領域裡的web2.0,這是網路運用的技術和概念,那不是我懂的,本人是電腦麻瓜啊!!但是這個「概念」有趣,去年,在談「非常經濟實驗室」這個展覽的文章中所觸及到的一些概念都將會是web 2.0時代將要嚴肅看待的議題:如自由文化。作為另一種思考,這樣或許能幫助我去重新看待陷在「全球化」文化中的思路上的死角。也因此,我才也將「web2.0」當作一種更為整體和廣泛的文化概念。
2007文件展中的端倪:
關於未來的展覽策劃是不是有這種「混搭」與「web2.0」文化的味道和趨勢?emerson寫的「2007年第12屆卡塞爾文件大展」一文中,談及明年文件大展的幾個重要方向和做法:

「期刊的期刊」(eine Zeitschrift der Zeitschriften),由修哈莫(Georg Schöllhammer)負責刊物的編輯重任,並將與全球70個媒體及網路合作,討論在地的藝術觀點並且成為2007年展覽的前導與論述平台。

乍看之下,是繼上屆黑人策展人恩維佐的隔局延伸,其實是它的延伸這麼說也沒錯。上屆文件展的論文集有六巨冊(絕對可以拿來打死人的那種厚度),研討會分佈世界三大州五大洋,這種隔局仍是以相對「傳統」的操作方式去符合全球化的需求,想當然爾,規模上和速度上要達到理想是相當吃力。就像150瓦的擴大機推不動250瓦的喇叭是一樣的道理,新一屆的文件展,勢必更往下推展,哪一種方式才是能真正吃下這種規模(甚至更大)的企劃方式?這將是未來的國際性展覽都將遇到的問題。換個例子, 一個國際性雙年展三年展如何運作「國際性」?那跟發英文新聞稿、公關的關聯已經不大,重要的是「使用介面方式」的轉向。文件展一直是個指標。
這個轉向,也許將可以從2007文件展將與那些媒體合作,用什麼方式合作看出個什麼端倪來。七十個媒體是非常龐大的,如何整合?當然不太可能是靠傳統的整合方式。我猜,web2.0的「文化概念」在其中已經以某種樣貌開始運作了。否則,我不知道這要怎麼整合?它的媒體與網路運用方式值得注意。
此外,公佈的四位藝術家名單中,其中有一位是「廚師」,對,廚師。emerson寫:

沒錯!曾被選為世界最佳廚師的阿德瑞亞,其精湛的烹調技術與所創造出來的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極品,被布爾格稱為是另一形式的藝術家,阿德瑞亞層主持過餐廳、烹飪書籍並受Discovery頻道Anthony Bourdain邀請在節目中表演1小時的個人秀。

表面看來,這並沒有什麼,如果曾經我們一直沒頭沒腦地在談「跨領域」,那麼「廚師」跨得怎麼樣?我並不想將這個指標只單純講成「跨領域」這麼簡單,如果文件展策展人也只是這樣想,也未免太沒進展,從我們瞭解的最膚淺的跨領域、到曾經村上隆帶出一批日本otaku的操作方式,一直到布爾格(Roger M. Buergel)的選擇(還放在第一批公佈的名單中),它有一種順著當代文化發展趨勢的一種敏感度,去點出當代文化之中的「什麼」。接著,我們也許會看到其他的展覽的跟進與選擇,反映著時代,又從中反映著當代藝術脈絡的某種走向。
對我個人的思路而言,從混搭、web2.0作為一種概念,似乎有很多事情被解釋了,它最後會成為某種「形式」,僅管我一點也不想從「形式」上去想什麼是混搭、什麼是web2.0概念,因為那都太過單一且定型。這些概念一直在演變,轉化出一種得以因應所謂「全球化時代」的一種作業方式、內涵和文化樣貌。
去年我去看威尼司雙年展,深覺展覽舊有的媒介和傳統的形式顯得欲振乏力,簡單說,操作與內容沒有等同地「到位」,「怪怪的」,當時,說不出哪裡怪,那種感覺…就是…人都到了舞池裡了,音樂也試著用心,但是「嗨」不起來。將展覽形式解析出來,也似有著「從拼貼到混搭」的一種過程。當然,在此,應該更深入地去說明我所謂的「mix」就竟如何去介定它的文化性意義。
想法的最後:
我想說明清楚的,是關於「混搭」和「web2.0」,我將其當作為「文化的概念與操作方式」更甚於討論狹義的形式與單一領域內容。就單一領域而言,有許多電腦界的人不認同web2.0的說法,認為其實本來就早有這種技術,作為概念來說,我某程度同意這種說法,好比,你也可以將google 視為web2.0的某種樣貌,就好像跨領域也不是今天才出現的東西,我想說的「混搭」也不是你在時尚雜誌看到的某種「設計」。有某個時刻,當時機成熟時,文化漫延開來的速度超乎預期,不知不覺中我們進入了那樣的「生活狀態裡」,而藝術形式、展覽型態隨之出現,也試圖從中去發現更多更為細微、內在的面向。這同時也是當代藝術它複雜的一面。

5 Comments on “混搭、web2.0時代與展覽趨勢

  1. 餐飲界很愛講mix and match啊
    除去藝術不談
    我覺得做mix and match料理的程度相差很多
    有些人可以講出混搭理由跟理論
    有些人就是匠,亂搭
    其實我很懷疑飲食界到底有幾個廚師跟記者真的懂得混搭的意義

  2. 我想明年去參觀文件展,不知該如何著手準備,也不知展程如何,請問您去過嗎?

  3. to maggie: 我也非常想去。等有什麼消息時 我再轉貼。不過,妳要來留言,我才會記得。(失智嚴重)

  4. 您好,
    我是數位藝術創作與知識流通平台(http://www.digiarts.org.tw)的中文主編,常常閱讀到您所寫的精采文摘與相關策展報導,感覺收穫頗多!
    不知道以您現在的工作狀態,是否還有閒暇可以考慮接我們平台上的專欄或者線上策展呢?如果能和你合作將是我們的榮幸喔。^^
    我的聯絡方式是我所填的email信箱(因為公司信箱主機還沒修好orz),希望得到您的回覆,以了解是否可能邀您策展(有預算的線上策展);http://www.microplayground.net/wordpress/則是我們家的自用部落格,也歡迎參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