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旅行, 生活

世界的盡頭─Tofino

「世界的盡頭」是到過托芬諾(Tofino)的友人對這個小地方的形容。


還沒前往之前,我對那裡以及沿路的海岸就有些想像,但絕對想像不到那裡的大自然氣勢如此挑戰人類的渺小。或許「挑戰」是個弔詭的說法,「天地不仁」,天地又何來對萬物的挑釁?所以我說「挑戰」的意思比較是從人的主觀意志出發的。一種介於與之合一與對抗的矛盾情緒,頗有些許浪漫主義情懷,這種情懷被西方詮釋成為「崇高」(sublime),而它和中國人的觀念是如此不同。
托芬諾小鎮是這趟旅程中,一片神秘海域的盡頭(我們沒有再往北走)。沿著海岸線,望著無盡,思緒擴大,甚至,一不小心便喪失在一片汪洋中。
第一個晚上,我們住在2002年世界最佳旅館景點排名第一的Wickaninnish Inn,以往
我對這種渡假旅館沒有太大的興趣,過於商業化包裝。但是到了位於Chesterman海灘最西角的旅館下禢後發現,自然的力量遠勝於人工。如果這個旅館能名列第一,也跟服務或設施無關吧,它最大的資產便是窗外一片如山水畫般脫俗的雲霧海景,海濤擊岸的切實感。
或者,我實在很土包子,直到來到徹斯特漫海灘(Chesterman Beach)一隅,才突然有種給「無限大」提煉出來,夾在生死之間的瞬間存在感。
在海灘上走著,自然地想起了吉本芭娜娜在小說<N.P>中所所想要處理的主題:窒息的愛情,殉情,死亡與生存等等…的謎團。這種偏激又聳動的議題把存在狀態和情緒推向極致,人性的乖張與衝突凸顯;我卻在一片海天之間想起這些個具象或不具象,但都藏著暗潮洶湧的關聯。後來我明白,其實引發我想像的,是芭娜娜穿插描寫的寧靜、晴空的海灘,白日或夜晚,那和糾結的主題足以形成極大的對比,好似眼前的波濤是該搭配著人生的極度喜樂,然後再將情緒緩緩浸入海水中,讓它慢慢消失不見。在她的書中,那些無法宣洩的情緒,也是這樣一次次透過驅車前往海灘,看著海洋落日,或淋著雨來得到無形的舒解。
一如我們前往Tofino。
否則,人們為何想要到Tofino?
直到自己到了長灘(Long Beach)和徹斯特漫海灘,站在枯木上瞭望天際的同時,突然明白了芭娜娜所寫的:
「天空、海洋、沙灘….一瞬都湧入我腦海裡,讓我感到暈眩不已。眼前的一切如此美麗,所有發生過的事件,也無一不是迷人至極,足以令我癡狂。」

2 Comments on “世界的盡頭─Tofino

  1. Tofino真的很值得去嗎?
    我媽和我希望這個春節可以去Wickaninnish Inn去住及到Tofino旅遊,但我擔心冬天Canada會不值得一遊.
    幾天的行程比較適合呆在Tofino呢?
    租車的問題又該如何解決?
    謝謝您!!

  2. to Cindy:
    冬天有種淒愴的美感,但還是建議夏秋去比較合適。租車喔…應該大城市都有吧?從溫哥華租或是維多利亞租再開車到tofino。Tofino很小,適合發呆沉思,看偉大的風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