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先喝個咖啡再來談

1.
我有幾件事要聯絡,通常這邊的步調,我會抓一星期。所謂一星期不是需要一星期才能做完,而是,要在一星期以前通知。以我的經驗,對方接到信、上班、下班、喝咖啡、散步、聊天之後再回信,等到事情弄好大概一星期。


不過,我今早七點鐘發的電子郵件,居然在八點半時全數收到回信?!畫廊早上八點已經上班回信?另外一個在墨西哥渡假的人也回信?是湊巧、我錯亂、變歐巴桑還是這個城市這裡的人都卯起來幹活了?真是太怪異,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
以上所述的「時間感」跟「效率」沒有關係。跟台北比來,這裡的人雖慢,「長期工作效率」卻比較好,或許,這不應該叫做「效率」,效率是適用於短暫時間裡的字眼,這裡的事情多是「長線」。在這裡跟人邀稿或拿資料什麼的,要是說「明天、兩天、三天內」,大概沒人理你,所以大家說「我會儘快的」–這樣想像空間很大。還是可以先渡個假。那為什麼這樣還是事情都辦了?因為就很早就開始做了。這道理不難吧。
我有時真是受夠了台灣不自覺的「業績化思考」(一星期變一場座談、兩個月弄個展、三天內趕一篇文章…),一團混仗居多。朋友形容好像在泥沼裡費力地掙扎,但都一直在原地。大家都花很多力氣和成本,在做「空」的事,最後什麼也沒有留下,卻都已經累死了。
什麼是「慢」(現在流行講「慢活」不是?)?
2.
這邊開車很好玩,如果在一個十字路紅綠燈壞了,四面的來車都會停下來,然後以順時鐘方向輪著過。我剛碰到這種事的時候,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他們馬上就判斷出誰先來,而且馬上就知道順時鐘是哪個方向?瞬間形成一個系統,解決事情。
如果兩個車道縮減成一個車道,一定會自動形成左右交錯,公平前進,然後事情也解決了。
台灣一向是先衝,然後堵住,誰也動不了。對人和制度的不信任,於是耗費更多機制在防堵更多疏失,就是台灣式的官僚吧。

4 Comments on “先喝個咖啡再來談

  1. 我相信西方世界也一定經歷過亂七八糟的時間,只是他們會反省,知道這種情況是不能成事的,所以才會發展到現在的樣子。也就是我們口中的「文明社會」。
    應該說,思想跟得上社會發展的腳步,所以看起來和諧多了。

  2. 記得921地震之後,台北很多地方的紅綠燈是不亮的,走到十字路口上,縱向的車子走一走會讓橫向走,然後橫向的也會停下來讓縱向走,當時亂感動一把的。
    不知是不是剛經歷浩劫,大家都變得謙卑了。
    我想我們是有潛力的,只是還要很多努力,希望會朝對的方向努力,不然就永遠到不了那好的境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