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生活

0503流水

最近我真的卯起來亂寫了。什麼事都想寫,好像是一種彌補自己的心態,前陣子那種ㄍㄧㄥ到最高點的忙亂,壓抑到最高點的情緒,使我內在感覺失重。這時也才發現,自己在這亂寫是一種出口,或許有人看到,或許沒人看到,不重要。就好像書上寫的,當女人要說話時,就讓她說,她只是「想說」而已。你就讓她說完,就沒事了。


其實事情一直是不斷地湧現,然而在處理之中,除了感到自己的諸多不足之外,冥冥中也覺得老天爺其實很善待我。僅管我覺得喘不過氣來,想要逃避,但事情又好像按著時間的軌跡會自己發展一樣,自然發生。或許我還抓不住那節奏,一點小事就雞飛狗跳。
我又將D的論文的一些部份翻閱了一下,並邀請他為展覽寫篇文章。他看來是個「有個性」的歐洲人,他對於要寫RG的這件作品有很強的慾望,覺得能再寫一次是件好事,我喜歡這種感覺,我自己寫作也是如此。不給寫,好像要講話沒有語言、要寫字沒有筆,就是想寫,也沒什麼功利目的。
終於把AH的作品都收齊了,今天全部送到打箱師父那裡去。他的工作室在一棟很可愛的老木屋裡。他有點年紀,但身形狀碩,就像騎哈雷機車的那種白種男性。把所有作品搬進屋裡,我問他那箱子開過後還可以再用嗎?「當然可以」他說。後來他帶我去看已經做好的木箱,強壯結實得跟他的體型一樣,非常耐用的樣子。他看著我說,「我做了氣密、防水,這箱子丟到水上漂浮都沒問題。」從他的表情看得出來,他鐵定有身為一名木匠的驕傲。「那就讓它漂到台灣去吧!」我說。在溫哥華做這個木箱,我之前心裡滴血得很,這在台灣做只要三分之一價錢吧?!但看到做工之後,覺得這真是他X的全世界最好的木箱了吧。看了就很舒服。
Jerry也快完成文章了吧。今天線上抓到他,聊了一些他的想法,我受益很多。他真是太認真,把我給他的三部影片全帶到日本去,他日記寫說每片看了六七遍,最後一遍乾脆將每一個分鏡和移動方向、動作寫下來。原本以為我大概是全世界看過最多次那些作品的前三名榜單內,這下被他擠出榜外了,自嘆不如。
Monika今天傳來定稿,終於。可以送翻了。這一切進度都落後很多,我的焦慮沒有止境。我真的非常擔心,畫冊做出來會變電話簿那麼厚一本,不過現在比較擔心進度的問題。現在唯獨缺巴拿馬藝術家,她又消失了。真糟糕。誰來告訴我該怎麼辦,我總不能到巴拿馬去找她吧?!
請B為展覽做平面設計,先從表演活動的開始,先試試咱們默契如何。他傳給我一些他曾經做過的平面稿,有幾件頗有特色。請他做,商業或其他考量微乎其微,主要希望將他藉此機會將他的長處表現出來,以某種形式成為展覽的一個部份。做案子就這點有趣,「合作」本身具有創造性。說到默契這件事,我這次請F幫忙展場部份,跟他合作一直都蠻愉快,前一陣子赫然才知道,原來我們同一天生日。
另外,今天找到頭痛的原因了。是我書桌旁那個無線基地台發射出太強的電磁波所導致。那波打到我腦裡,讓我頭痛欲裂,一拔掉它,就好了。
不寫了,太多了,還是繼續苦勞去吧。J說:剩兩個月了,硬著頭皮做完吧。

2 Comments on “0503流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