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雨中

滂泊大雨中回到家,無意間睡著了。醒來時,有剎那的幾秒鐘像完全失憶了那樣,竟然不知自己在哪、是白天還是晚上,甚至想著自己怎麼躺在床上?那幾秒鐘讓我有些震顫,似乎可以想見若我有一天想不起來自己是誰,是多恐慌的事情。


雨好大,遇上路上坑洞的水窪、障礙物時就想著這個環境的種種,像是一種障礙賽似的,會不會展覽開幕那天也颱風,風雨吹得景況慘烈,那也許是某種美感的悽愴版,因為只有這裡才這樣,生活裡要去面對的實在太多,包括颱風和地震。這是一向優渥、體制化慣的西方人無法瞭解的一種生活情境,就好像今早L跟我說的,當他們提出什麼,要求都理直氣狀似的,或許在他們的地方可以成立,然而在台灣,幾乎是要ㄍㄧㄥ到一種極限,才有可能安然地回覆說,OK,我瞭解這種情況並樂意達成這樣的事。有時,我也覺得自己人實在馬馬虎虎,某程度那確是一種民族性,但是另一方面,也只有自己人瞭解自己人,也才會比完全不瞭解你的人來得體貼一些。
搭計程車的時候,司機先生感嘆著如今生活越來越難,他兼兩份工作、太太在兩個夜市裡擺攤。他沿路說著,五年級和六年級世代是挺可憐的世代,這年頭靠兩隻手拼跟本賺不到錢;七年級不一樣,他們已經成長在很優沃的環境,父母多少都已經累積了一點什麼,而他們的父母是四年級這一代。他說在台灣,四年級這一代當年在打拼時,還賺得到錢、有可能發財,五年級六年級在現下這種環境,什麼都難,更別說發財。司機說的不無道理。剛剛讀了Roach寫的運豬人的故事,所以才想起今天計程車司機的話。那個台灣的「奇蹟」年代,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蠻奇蹟的。越是久遠,越是覺得不真實和虛幻。而當下,更虛幻。
我跟司機說我瞭解。他說鄭進一唱過一首什麼歌來著,把所有的辛酸都唱出來了,他很喜歡那首歌。我兀自地想著這寄情於一首歌中的生命情調,而剩下的日子還是每天要打起精神來面對。不過,司機講得沒我寫的如此哀怨,就像隨便聊天而已,還順便說一下我很像哪個歌星,這大概是他在這個一下大雨就癱瘓的城市裡開車的些許樂趣。

3 Comments on “在雨中

  1. 七年級也一樣,大學畢業還是個月薪兩萬五的低薪青年,特別是傳播科系出身。除非幹新聞記者或數字週刊的記者,不然想走廣告、電視、電影、廣播,兩萬五已經算不錯的了,而且要有心理準備24小時當25小時用、作苦力也要花腦力。等機會升遷嗎?小傳播公司頂多十來人,能升到哪去?大公司有四、五、六年級老而不死。抽成分紅嗎?很抱歉,前面有道演、副導、製片…一堆前輩在排隊,就算腳本是你花三天不眠不休寫出來的,分紅也要撿人家剩下的。其他行業還不敢說,但基本上廣告界都是雜工,做了三年五年還是雜工,難怪大家都改行賣雞排跟擺地攤。
    我還是繼續唸書好了,不想替老闆幹到死,也不想去夜市混飯吃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