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0524流水

生活淪落到只能寫寫流水帳。


現代化納骨塔要悼念亡者,就從電腦中叫出檔案,看著螢幕,倒數計時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後就看到藍幕或電腦windows畫面。這種悼念很跳tone,得有種虛擬的能力,但這也不稀奇,孝女哭墓這種古老行業就已經很虛擬了。這年頭…唉。所以以前tm說的好,未來,當我們作古,至少後人可以從我們的blog上看看至少是本人寫的流水帳。所以寫blog的好處可以往這方面想。未來的一種文字納骨塔和悼念形式。
不想再說那些狗屁倒灶的瑣事了。前天還差點哭鼻子做事,昨天因為收到巴黎來的快遞心情好轉些。天降甘霖。朋友幫我寄來厚厚一疊關於Anri Sala(算蠻齊全)的剪報和一張光碟。雖然我希望的是看看他其他的影片作品,不過巴黎大牌畫廊肯印這些東西給我應該已經算很給面子了。其他影片等以後有機會看時再說吧。總之就是讀那些文章,自己想像影片和創作者的思路,比當下的生活有趣些。
這個環境有些苦悶。耗費心力青春。以前人生像坐慢速火車經過原野,現在好像坐子彈列車,外界一片模糊,人也快速老化。不過我只要想著茫女有一天也會從這種苦悶中覺悟就突然覺得好多了。想想那些個夜晚,在黑暗與天光交會的時刻,夾雜著愁悵的破碎希望感,滿地凌亂、疲累扭曲的臉,還帶有昨夜微微的體溫。過往的廢墟是如此迷人,我也想跟著化成碎片,在那些不再復返的旋律和夢中。
最近想很多事,關於未來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