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策展手記

0525流水與聽講座

每天這樣寫寫成了一個精神的出口,沒有什麼打磨過的文字和想法,純發洩。讀者其實可以不用往下看,都只是自言自語而已。


時間急迫,展覽器材準備出了大狀況,本來能得到的一些source,都因為種種原因而消失。我估了一下,全部租的話要好幾十萬(早知道要做展覽,一年前應該去打會,至少標會湊個五十萬以解決這種隨時會出現的困難)。睡前催眠自己:一切都能解決的一切都能解決的一切都能解決…。本來開幕晚間還有個表演,也因為複雜的流程而卡住,今晚談贊助若再不成功,也許得壯士斷腕。對Orbis和表演者我有份虧欠,因為自己不在體制內不知道體制的複雜,不瞭解很多事不是說做就能做,這是自己的錯。
昨晚去典藏咖啡聽藝術家陳界仁和學者劉永皓的座談,這個系列座談是配合美術館的龐必度中心新媒體藝術展覽。講題為: 錄像藝術中的政治社會批判:隱藏在暫存空間中的政治。前兩場人不在國內沒聽到。朋友G有一次說,台北真是一個「City of 講座」,真的是,到處都是講座。不過我是個愛聽講座的人,碰到有趣的題目就覺得講座真是個好東西,有人坐在前面講給你聽,講者可能花了五年、十年,甚至半輩子研究和觀察所得,你就在下面吹冷氣分享,有這麼好的事?
昨天講得很精彩。雖然議題並不專注於「錄像藝術」而跨越至電影的範籌和歷史。但這也標幟出在談錄像藝術時,在界定其脈絡上的幾個交「匯」點和交「叉」點:錄影(vedio)vs電影(film);實驗、紀錄vs當代藝術;形式(form)vs美學;此外,還包括空間與影像自身之政治性。如果像Jerry所言,「…認為當代的一些思想爭議背後其實是一直存在一個美學的感性在,如何定位那個美學感性的恰當位置就變得非常關鍵。」他這句話,如果也拿來微觀今日錄影藝術,我覺得他所說的「恰當位置」正好是昨晚的議題,希望透過不同的軸線試圖去串接出一種認知的形態,「錄影藝術的批判,以及暫存空間的政治」的種種體現。講者也並不只是去談哪一件個案中的政治性,而是涉及了影像本質中「再現」即一種「意識的政治」的初始議題,因此去談它作為內容、作為形式的批判和辯證的必要性。廣義簡單地來說,影像關係到「再現」,意識則關係到「敘事」,那麼如何再現與如何敘事,就是錄影藝術中的政治。
下一場不才小妹我和策展人王俊傑要談「錄像藝術中的模糊地帶及其當代性」,就某個層面而言,昨天兩位講者都有講到觸及到某些「模糊地帶」。另外,要去美術館抱一下佛腳,把龐必度的展覽好好看一下,回顧一下「歷史」的歷史,否則怎麼談「當代性」的當代性?哈,咬文嚼字。

One Commnet on “0525流水與聽講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