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說書

研究所時老師曾給過一個作業,關於如何說故事和文字的訓練。我們自己挑一幅畫,然後以文字描述那幅畫,必須以文章形式寫滿十頁A4紙,當然有些技巧和敘述方式得學習,不是像現在學生那樣google一下剪貼十頁混過去一點也不難。這個訓練對我幫助很大,深具啟發性,時至今日都還覺得這是不錯的經驗。


「敘事」其實很有趣,你是一百字寫個故事像筆記體那樣,還是能用一千字說一個動作,像個老練的說書人那樣?
說起說書,開場先有定場詩,然後拍案,說書時要緊湊,但不能快,一快就沒得說了,要製造張力、緊張和高潮,最後安明天的伏筆。中國的說書體就是最早的好萊塢公式,只是沒有特效就靠一張嘴說,這才厲害。定場詩就是前情提要,每五分鐘就有一個爆破畫面,最後為下一集留伏筆。說書也不能說是寫實主義那種現實的鉅細靡遺的描述,有抽象、想像的成份但又不是那種魔幻式寫實,它就是種非常奇特的文體吧。想想要寫出來說出來,明天還得有人願意繼續來聽真是不簡單的事,沒本事還跑不了江湖。為什麼現在連續劇和偶像劇都這麼難看到極點?不如去研究一下以前人怎麼說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