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文化, 藝術/展覽評介, 閱讀, 隨想

文化攔截 V.S Mind share

1. 線上查閱一部紀錄影片〈文化反堵:劫持商業文化〉(Culture Jam: Hijacking the Commercial Culture,culture jam-有譯為「文化干擾、文化反堵或文化蓋台」)。正當我想著有沒有閒錢購買這部影片的DVD時,發現導演是溫哥華人。我找到一篇觀後感文章,其中對於文化反堵的策略,作者寫道:

「廣告看板自由前線」成員之一說了一句話:「我們在提供改變意識的可能性。」因此他們認為他們實際是在進行「Mind Share」,讓大家一起來參與這個對話空間,為彼此提供一個不同看世界方式的觀點。」


2. 上次B問我,「還有什麼空間介入的方式?」我想,這是從純社會行動的角度出發,還是從當代藝術實踐的角度來問?或者,兩者兼有?他對我而言無疑是位藝術創作者。藝術脈絡、社會實踐和行動之間如何交織出一條相應的路線?有一批人搞高科技塗鴉介入空間,不過我是在Wired雜誌上看到的。這些人像Squatters一樣,他們的角色更像是駭客,或者,他們就以文化駭客自居。「駭客」、「科技」二者,還是屬於Wired雜誌的敏銳度範圍。
3. 但是反過來說,「藝術創作」是否能有行動性?如果你從運動的角度來談藝術,會碰到一些死角。畢竟藝術還有它自身的語言脈絡。或者,更傳統的說法:美學傳統與美學空間裡的自身辯證系統。
自六十年代情境主義之後的反文化或自由文化運動思想與發展:culture jam、reclaim the street、mobs…都試圖突破只是為「表達反叛」的反叛層次,並結合游擊性格。眼前呈現出的「形式」不再只是單一面向-抗爭或批判而已,而是結合思想的多層次行動,並再從行動中置入「改變意識的可能性。」Culture jam是當代藝術創作可以挪用的方法,一種跨出只是批判、嘲諷、旁觀的方式。
4. 所以,我想說的是如果社會運動裡談「文化反堵」,那麼當代藝術創作裡也可以談「文化攔截」。或許,陳界仁即將為利物浦雙年展拍攝的行動影片可以說明一些。作品內容可參閱…(呃…sorry,聯合新聞網的報導已經被移除了…)。從藝術的手法與形式之中,對現況的一種攔截-「重新置入和反思」。它不是改變當下或只是重溯歷史。
5. 那麼無論何人、何事、何時、何地、何物無一不能成為行動和空間。但又如文中所寫:

因為片中女孩說了一句:「They will always come back」。是的,他們永遠會再回來,這就是游擊戰的問題,敵人永遠會回到你的生活來,因此你也必須「永遠再回來」,一直持續地打游擊戰,這是時間、體力的持久戰,直到有一天,看誰先累了先放棄,才有勝利的可能。可怕的是,勝利還是暫時的。

2 Comments on “文化攔截 V.S Mind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