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好像勵志文章的一篇

這時候,就好像早上我拿起卡夫卡的寓言,因為在這種過程之中,讓人面對一種剝離的狀態並相信它必是去「揭露」什麼。


我相信卡夫卡得到偉大人性解析家昆德拉的撼衛那般,相信卡夫卡「只是將他在人的私密事物與微觀社會學的實際事物上所認識的種種機制放在明亮的光線下檢視」,卡夫卡「沒有預言什麼。他只是看見『在那後面』的事情。」政治和社會的真理都在與歷史平行的位置上,被「發現」。
有詩人、藝術家的才情,那麼「在那後面」的真理才會在文字、作品之中透出靈光。事情才值得一說。否則就只如當年我不慎打翻一窩蜂巢震驚地差點當場暴斃,落荒而逃,眼淚都還沒有擦乾身體還在發抖,H卻坐在我對面說著寓言似的話語,「歡迎來到藝術的世界」
淚眼所即的世界都扭曲變形,我被猛力一推跌了進去。我現在只想狂笑三聲,若干年後終於看懂昆德拉所寫關於人性、真理和藝術是什麼。H在說政治也不在說政治,所有人都有類似的困頓經驗,真正知道「在那後面」的就如詩人Angi所寫,「經歷各種日常困境的靈魂都高於政治,它必須以人類的名義,以美好自由生活的名義來講話。」並且,他認為這是詩人的職責,並且透過詩教會人們這樣做。我相信這同樣也是藝術創作真正的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