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稀落雨聲

點了一杯奶茶抽著我的最後一根煙。
你看到了地平線,當你真的接近了那個臨界點卻又發現那地平線並不真正存在,那不過只是一種視野底下所見。或許我就一直以這樣的方式呈多重拋物線狀態生活。


阿凱今天和我說傳道書裡的故事-那個教會中一直避免去讀的一個聖經章節,他說。因為人與生命的關係被描述得如此超越和抽象。「就像佛經一樣,對現代人的世界來說,讀起來雖然清涼,卻又那麼遙遠和孤獨。」阿凱的話和午后稀落的雨聲,在我腦海裡從思考的盡頭反射而後交疊,交疊而後再反射…就這樣無止境地折返和迴盪著…,或許我終究會因能量趨疲而產生脫序、脫序而後內爆、內爆而後…?….想不出來,煙抽完了,也把阿凱的煙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