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旅程之種種

利物浦市吞喘著大氣。


我回到百年後還魂於過客所重新眷顧的旅館,窗外對街一家小Pub喧囂著醉鬼的一肚子情緒,過棄的搖滾樂伴著疲累的身體恍惚入夢。疲乏而失去彈性的英國佬像一攤泥…嗯,頂著大肚子快禿的頭十個手指算不清楚一二三,吐出酒咯分不清方向對著我說:This is fucking cool!什麼啊?什麼fucking cool?
這兒的人為了讓自己看來不像人渣,為了生存感而鬼吼幾聲卻聽不見迴音,但是不管怎麼樣,對於應付絕望蕭條又想力挽狂瀾的城市還蠻在行的。走過幾間Pub,人們在酒氣中抒發疲倦,那聽來已經蒼白的昨日樂音映照著格窗外天堂街計劃,宛如柴契爾唯物主義格調文化下不散的怨靈再度重現,而搖滾樂-在藍領階級中紮根紮得如此之深的一種樂種-跟那批頭四就一起丟入回收筒去吧。
朋友找我加入他的「無業遊民健行隊」。我非常符合條件:無業、棄業、遊民。剛才從半個地球之外遊回來。我去的那裡更是個重度失業癥候併發之城,氣息就像〈迷幻異域〉裡描述的九十年代的英國樣貌。「倫敦他媽的有夠無聊」這是書裡的一句話。這句話很耳熟,即使不是在倫敦,也不斷聽到「XXX真是有夠無聊」,難不成這是全英國的通病?
「…年輕人已經改變了,但英國還是老樣子」就是這個樣子吧。
究竟是哪裡不重要。不是倫敦不是曼城不是格拉斯哥,那麼其他你想得起哪裡?英國還有愛爾蘭威爾斯這容易叫人遺忘的地方。總之到哪你就形容有更多的啤酒、醉鬼、和因為沉悶而轉化為暴力的流氓…。為何我對其印象不外乎這些個鳥事?失業、官僚、失業、階級、失業、醉鬼、失業、暴力…。
不過,現在失業者重新適應著龐大的再造商機,憋扭地大肆談起生意了。旅人偏見之種種,曾為帝國門戶的天際線仍迷惑著人的雙眼使人欲言又止。〈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Hunter S Thompson):

「我們很難看清楚歷史,因為那都是一些過期的垃圾,但是即使不瞭解『歷史』,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一整個世代的能量會在一陣爍眼的閃光後趨於成熟,為何如此,當時沒有人瞭解,事後回顧,也沒有辦法解釋清楚。」

於是,我們不斷在城市歷史的迷宮中來回穿梭,直到腳快斷掉也沒有得到更多的什麼慰藉,我們還是無法以眼光穿透在太陽落下之後阻街女郎的一夜,還是曾經在黑暗中奴隸被送往未知的一幕…。雖然人們試圖去看所謂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