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隨想

周記一篇

1.
柯恩年輕時有種英雄主義想法,自信地覺得事情總要明快地做好。老先生以平淡的口吻說著,現在他老了,明白了世界上的事其實都不簡單…。不過也因為他現在瞭解了…有些事反而變得比較簡單…。


2.
昨晚的咖啡時間裡翻著〈Intelligent times〉,內容和主題規劃還蠻不錯。不過有點不解,好像並不是很多人知道這本資策會的刊物。九月號這一期做了web2.0的專輯,現在到處在2.0談得昏頭轉向,老實說,台灣網路運用還很1.0吧,要以此想像2.0是有點困難的。或許大家都有些瞎子摸象(我更是盜聽塗說了一堆…):參考幾個國外的架構,猜測一下走勢,或者硬去生產”2.0″,都有點帶著「先跑先贏」的想法。但似乎2.0的特質就不是能夠讓人先跑先贏的傳統操作而已,在一篇文章中,作者倒是挺簡要地說:「…大體而言,我們可以掌握到一些2.0精神,那是草根的、消費者主宰的,每個人都滿足創造欲的世界。」(p.30)
作者引了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來說明2.0,想在一起還真有趣:「『現代國家的行政不過是整個資產階級常務的管理委員會』…無產階級的革命必須由人民帶領,知識份子只能退居邊緣。這個People Power的哲學似乎在Web2.0裡充份發光。」接著作者由此談及從blog開始的讀/寫系統的轉變和意義,到「全民來當編輯推手」(p.31)的模式如digg.com、Wikipedia…。
3.
我去看了MoCA的展覽。藝術家顧世勇近年來的作品同時觀賞,和單件單件看時感覺相當不同。每一個文本之間的潛在關係,對我如同像刮刮樂一樣,我刮出幾組看似無關聯、卻又像是暗示著什麼關係的號碼。在不同的文本之間游走,視覺上的經驗轉變更加強了那種隱誨的關係,像吃了唐望的魔菇。想想創作者的意念和想法,每一個符號都承載它的強烈象徵性,那些意義的串連是一件挑戰現實邏輯的工作。
4.
〈黑色大理花懸案〉實在過度複雜而顯得稍缺靈妙。僅管作者展現了他過人的對謀殺、推理的鋪陳能力,但最後,就只是讓複雜為了複雜,懸案成為懸案時,就沒有那麼有意思了。電影版本後半段過於跳躍以至於很多前因後果沒有交待而顯得不合理。當知道殺人兇手是誰之後,事情的樂趣也就結束。
5.
周六台北市哪來那麼多人在信義區裡亂晃,嚇死人了。我坐在廣場上發呆,看著眼前有兩家一模一樣的百貨公司想不出來該往哪裡走,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百貨公司?!(廢話)…我想著我五十歲時會不會還同樣在這裡坐著,然後又有個小朋友來問我:「妳為什麼在這裡?妳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來這裡的人…」orz

4 Comments on “周記一篇

  1. 打聽一下,請問”Intelligent times”這個刊物,那邊可以拿到或買到?謝謝

  2. to 米姐:我越來越不適應這種人潮了,真的是老了。
    to genoen: 據說是書店資訊區雜誌區可以找到的。(果真一點都不顯眼啊啊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