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And I can’t forget…

那些箱子封藏了多年,一夜之間沒有什麼預警之下被打了開來。


所有的東西都沒有變,多了濕黏的塵埃和霉味而已,拿起來的剎那,感覺像是會從手中融化消失(或者,我這麼希望)。於是覺得沉重和不忍。應該別打開就這樣整箱整箱燒掉,還給它一些卑微的儀式,以對付絕大部份「記之無用也不想想起,可是它卻在那兒」的過期物。
時間以物質的形式被保留住,是越久越無力的慘澹行為。
而我無法忘記、無法忘記
我無法忘記但卻想不起來是什麼
And I can’t forget, I can’t forget I can’t forget but I don’t remember what(*)
好似濃縮了一點也不神秘的過程。記憶,其實是不斷被改寫的。就像當年你父母不斷說著你一歲,兩歲,三歲…以此不斷塞入你之中改寫你原初混沌的一切,於是你「想」起來了、你有種種過去,你成為了一個獨一無二的人。而當過去不被選擇(或說它當時被選擇了,卻不是現在我想要的)地翻箱倒櫃而出時,那感覺還真令人噁心–絕大部份在今日看來都不是真的,也不像。
而我無法忘記、無法忘記
我無法忘記但卻想不起來是誰
And I can’t forget, I can’t forget I can’t forget but I don’t remember who(*)
*科恩Leonard Cohen:I Can’t Forget 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