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閱讀, 隨想

書堆整理

1.
友人小黛今天blog的Banner上有〈遠方的鼓聲〉這本書的側影。


我已經記不起來這本她可是從我那堆書裡帶走的?當時整理時自己都嚇一跳,村上春樹的書居然買過十幾本,包括不知為何會有重覆買兩本的?甚至還有最早期、村上春樹在台灣還沒紅時Jeph收藏、如今已是絕版的稀有版本。我還記得那時我大二吧,Jeph跟我說有一位挺不錯的日本作家叫村上春樹,接著沒一兩年時間他突然就家喻戶曉,成了文藝青年必讀的讀物,甚至還有不少人以抄寫村上的文章希望自己也磨出「村上體」。
這幾年我和Jeph有個共同的感想,就是看不太下去村上的書了,也不知道怎麼的,如今看來總覺得那略為苦澀的生活點滴都似乎被描寫得太輕甜…?Anywayz,我不否認村上對我們這個世代的某種重要性,但說來奇怪,我連史努比都捨不得丟,村上的書卻都送光了。與其說村上春樹是之於我這個世代的象徵性作家,但是到最後我好像還是比較依賴那個永遠都在挫折中的查理.布朗,和那隻「作家」小狗(還會回信給讀者呢)的精神支持。呵。
如果有種什麼「體」使我心中久久一陣總會想起的,大概是「香蕉體」吧。吉本芭娜娜(Banana Yoshimoto)小姐的文字。曾經看過有人這樣寫,芭娜娜所描寫的細微事物之中蘊藏著砰湃洶湧的感情,我再同意不過了。她的筆觸陰柔卻有一種相當震憾的美感,文字精簡卻意味深長,她總像是平淡地敘述著什麼,但是往往讓我從中得到一種釋放,她被稱為「療癒系女王」絕不是浪得虛名。我也是這些年慢慢才懂得「療癒」的內在意涵是什麼,如果模糊地說,大概就像…上次Jerry在東京森美術館看了Bill Viola的大型回顧展之後的那種感動到腳軟卻又一言難盡的某種震憾力吧?

4 Comments on “書堆整理

  1. 大學時 村上爆紅
    挪威的森林外系的幾乎人手ㄧ本
    但本科系(日本文學)反而不屑
    遠藤周作
    夏目漱石
    才是主流
    而今 自己到了村上寫小說的年齡
    反倒是常拿起來翻翻
    但還是覺得 遊記寫的比小說來的好玩 不捨放下呢

  2. 大學時 村上爆紅
    挪威的森林外系的幾乎人手ㄧ本
    但本科系(日本文學)反而不屑
    遠藤周作
    夏目漱石
    才是主流
    而今 自己到了村上寫小說的年齡
    反倒是常拿起來翻翻
    但還是覺得 遊記寫的比小說來的好玩 不捨放下呢

  3. 甘露 我至少看了20次以上了
    每次卡在某個狀態時 都是我最想再重新拿來看的一本書
    關於史努比
    我到現在還跟露絲的弟弟一樣 抱著大毛巾 羞…
    妳的那個經絡瑜珈 聽起來很棒 我也想學~

  4. to 姬蓮:我其實對日本文學所知不多,看過的就這些了,另外就只知道太宰治的,很酷啊啊啊。總之我看的好像都跟憂鬱症有關… orz 村上龍我好像看不太下不知怎麼的…?
    to jupiter: 原來你也是「香蕉族」=D,下次一起做經絡瑜珈,大家一起痛得爬不起來的樣子很好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