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周末亂想,Why not?

和E聊起關於「想像力」,她教授告訴他們(大意):事情會失敗是因為沒有想像力。


這是一句無關乎推論、演繹或驗證的話,但是我完全同意,用我的經驗感受完完全全同意。想像力是一種未來感,事情活力的來源吧,若非如此,生命不就只是在重覆中逐漸老死?剩下龐雜的日常生活瑣事和永無止境的行政過程而已?沒有想像力事情變得乾澀,只會落到眼前的利益糾葛和行政細節或意見爭吵,那真是史上無敵痛苦無聊的事。如果沒有想像力也不用談藝術,也不用談創作,更不必策展不是嗎?所有的事都需要想像力,搞運動的、寫文章的、聽音樂的、玩blog的…吃喝玩樂哪樣不是?但是相比之下,台灣人實在是比較缺乏想像力的族群。我們一直活得沒有未來感,不只是政治經濟環境的現實壓縮的關係,還包括我們失去了想像的能力,或者二者相互循環,政客心態不容許有長遠的想像,於是我們越來越不會想像,也不敢奢望。活得如此乾燥。
Jerry從東京回來聊到日本的設計研究在提2010年的藍圖,不管日本人再怎麼龜毛嚴肅不趕逾矩,但畢竟提出藍圖就是一種很強大的社會動力,因為它是一個超巨大想像─腎上腺素噴發式那麼大吧。研究的過程中能逐步朝著想像前進,那非常迷人。產業、利益、形象、品牌…等等等等都會隨著這個想像而產生,使社會的每一個場域和機制連動起來。或許現在台灣處在想產業、想利益、想立竿見影,但缺了想像的發展過程。所以,整個文化氛圍不太來勁也不太對勁,也逐漸自怨自艾閃閃躲躲甚至態度犬儒。想像力其實可以磨,也許一開始很粗糙,但只要討論、去執行,反省失敗,它就會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具體。若多一些幽默感就更好了。嗯,我們也是沒什麼幽默感的民族。哈。想起當年自己多搞不清楚狀況,被溫哥華人的那種開放幽默感唬一唬就被騙去做策展,好處是他們容許不同的事情發生,談它的好處和互相支援。總之,幽默感讓一個人人生有轉變,這倒是讓我震驚和受影響,想想也是,當時那些事不都是大家聊天亂想玩出來的?Wh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