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心情, 流水

雜記3-煙和party,還有車子

1.
我還沒餘力到車庫去看車子,身邊還有一堆事情待釐清。郵局的事、帳款的事、保險的事、結案的事、畫冊要跟藝術家、進書的書店聯絡…瑣瑣碎碎…這中間穿插時差發作、頭痛(是不是又有什麼電波太強的東西在書桌旁?)等等。被瑣事和不得不的事填滿的現代人生活。


回來那天傍晚在樓下,一個流浪的白人年輕人想抽煙,他在我身旁的咖啡桌上煙灰缸裡找剩下的煙屁股。後來他看著我,我意會地掏出一根煙給他並幫他點燃。彼此問候一下今天好不好(這裡的人太有禮貌了啦)。他很高興居然有人給他一根完整的煙,他走了幾步後回頭看著我像是想謝謝那種樣子說著讚美之類的話。一根煙交換一句動聽的話。我祝他愉快,並且還真的蠻希望他一直這麼愉快。他的笑容挺酷。他是一個某方面來說寧願犧牲或放棄所謂「正常生活」的人,這點,如今的我做不到。從某個角度來說是一種「自由」,這我也沒有。但我們都一樣,都付出很多生活的代價。只不過,街頭浪子覺得我們這種人犧牲很大,成為社會裡一個不能停擺運轉的小螺絲,而所謂「正常社會」覺得他們的麻煩更大。或許我心裡深處有點小矛盾,想著:年輕人,不要回頭吧,像我們這樣生活好累啊。而他呢,會不會是去買藥或去哪裡要死不活的混過這個冬天?
2.
satie告訴我這場Party。當然我是沒法去。以前台灣還有很多地上地下、又地上又地下、半地上半地下戶外瑞舞場的年代我沒去過幾場,今年冬天竟然有WinterLove…首先,它在中正紀念堂廣場辦,第二,它是一場公益派對,第三,Ferry Corsten放歌!,第四,免費。(這幾點加在一起…好kuso)跟satie說了,記得帶Jeph一起去。這麼健康的事他一定要參加一下XD。
3.
昨天把車牌及保險辦好之後,今天我得去把車子的電瓶接上、車牌裝上。我這個機械白痴要處理這種事時十分緊張。雖然只是小事一件。在我到停車廠的過程中,想像著幾種會讓我腦血管破裂的狀況:1. 灰塵積到找不到鎖孔,2. 車窗已經被打破,3. 整輛車不見了。我想到第三種時已經快不行了,所以當我看到車子的那一剎那,鬆了一大口氣。打開引擎蓋(還不錯,沒忘記怎麼開),某人很怕我這個白痴搞錯把自己電焦在車子前面,一再要我帶手套才能去接電瓶。我以為車牌只要套上去就好,沒想到還要找十字起。車子發動的時候,天啊,我發現我真愛我的車子,真是輛好車,一起去過沙漠也一起去過世界的盡頭。感情放太深不行,要賣掉它時可能會哭。

4 Comments on “雜記3-煙和party,還有車子

  1. Hey- 我是Mio. 妳已經回Vancouver了!我們剛剛從澳洲回來。
    我記得美國或Canada常常會有這種要香煙的人… 我之前都忽略。妳好nice哦,還有幫他點燃!

  2. “他是一個某方面來說寧願犧牲或放棄所謂「正常生活」的人,這點,如今的我做不到。”
    這句話,聽來特別唏噓。

  3. dear amy,
    看來你不在台灣了。怎麼辦,有件小事想麻煩妳,最近答應人家寫一篇稿子講”東方興起”這個主題,其中800字需簡單討論藝術面,東方藝術家如何影響西方藝壇,例如蔡國強林明宏,對方規定要採訪。我就想到你啦。可以給我書面採訪一下嗎? 我的email是glanada後面gmail這樣。不好意思,拜託拜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