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生活

雜記4─麻將

把車子開到加油站想把車胎打點氣,看了半天警告標語什麼高壓要小心,天很黑看不清楚怎麼做才對,晃來晃去之後又把車開走。這兩天常走錯路,路都忘了,不是繞很大一圈就是繞很多路才到家。天一黑就像半夜,時間感一直很錯亂。


姑媽請吃飯(綽號姑媽,不是真的姑媽,呵),問我耶誕節要不要去她家打牌?打─牌?生平第一次有人找我去打牌XD。嗯,我很會堆牌,但打得不熟練。不過我自認應該有遺傳到我媽,只要多打幾次就會嚇嚇叫了。
小時候我家裡常有人來打牌,這是我媽和她的外省朋友的例行娛樂。因此家裡常是各種口音混雜,有些我從來沒聽懂過。印象中那個年代,她們打牌很正式,家裡牌桌的布要洗過、漿過、燙過,還要訂做撐住四邊的鐵條,牌桌擺好上面沒有一絲皺褶也沒有一丁點灰塵,我媽不讓我靠太近,大概是怕我弄髒。牌要擦過、用燈照熱之後才開始打,所以我印象中家裡的麻將都是發亮的。我沒記錯的話,她們十二小時之內可以打二十幾圈(?),這應該是神速了吧。通常他們也不讓我去看牌,連房間都最好不要進去。總之就是正式得像開會,不知道為什麼,怕運氣被看掉大概。所以其實我並沒有因此而會打麻將,是後來學的。我漸漸長大,我媽身體越來越不好,變得很不喜歡打,總是朋友三請四請她才勉為其難地去。總之,麻將是我小時候深刻的記憶─像儀式似的,我媽要是贏了錢會給我紅包,所以我對自己很小的時候有一個印象,就是坐在地上數銅板,哈。

3 Comments on “雜記4─麻將

  1. 要記得打包

    今天姑媽請吃飯(綽號姑媽,不是真的姑媽),我們去中國城的金邊小館。姑媽對我和Amy喜歡寫blog來紓壓感到不解,尤其壓力越大越想寫,像我考完試後就不想寫了,每天只想腦袋放空。 其實我覺得每次見到姑媽,都會笑得特別大聲又用力,差不多也是我的另一種紓壓方式了。她真的是我見過最有幽默感的金牛座女人。(我也沒認識第二個金牛座女人了!) 我和Amy很佩服那些很會讓男人付錢的女人。看身邊一些女人很輕易的要什麼有什麼,真的是覺得她們很厲害。我們兩個實在是學不起來,也並不想那樣做。Amy說我們的問題就是讓男人付錢會…

  2. 你的兒時經歷跟我一樣,只是我一直持續到搬離老家;有時還滿懷念家裡同時有堆牌九,十三張與搓麻將的吆喝聲。不過,小朋友成長環境還是不要環繞在裡頭的好。。。

  3. to G!: 我隔了五天才忽然想起這個很眼熟的G!是誰…。XD,然後看到你居然還死守明日報。好懷念的版型和留言板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