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隨想

陰鬱天空下

1.
在清晨醒來時第一個襲向你將你包圍的情緒,最接近原初宿命的自己。有些難以解釋,但我卻一直這麼想著。每天清晨醒來之前的夢像是人生可見的反面,是沒說出口和不被彰顯的意識;以及那些與我關係深厚(也許從恐龍時代就有淵原的)卻逐漸模糊的當下一切。於是在每一個白晝裡我若有似無地學習著遺忘,與萬年意識的冰山搏鬥,暗暗處理回收莫名所以的眼淚,使之成為一種積極或消極的微弱反抗形式與合理化的過程、或者…終究是淪為對宿命的叛逃…。
白晝是夜晚的藉口,有太多虛華表相覆蓋在意識之上掠奪僅有的記憶,於是當被過多身邊流過的事物所淹沒時,會誤以為那就是真實。夢也許是唯一折返的路徑但卻極度殘酷。也許是遺忘不了的。它不是以淺層記憶的形式存在,而是刻在基因或腦皮質裡?或者更詩意的說法─在白晝的缺了一半的靈魂裡。所以,你可有聽過,不做夢的人是比較幸福的?


2.
陰鬱灰暗的天空下渡過了這漫漫長夜(昨天是今年白晝最短、夜晚最長的那一天),所有的都將從陰鬱中反轉並開始另一次的循環。用新世紀(New Age)一點的說法,在這個磁場裡從九大行星運轉到股市行情房產高地乃至於你身體裡的淋巴循環代謝,都受它影響。
3.
打起精神走出門吃一碗拉麵,雨夜的燈火閃爍如銀翼殺手中那寂寥又暗暗騷動著人類宿命變化的綺麗夜晚。W. Georgia街上即將蓋起一座摩天樓,嚴格說來是第二座即將被完成的。這個城市裡有史以來最高的一棟三合一(結合商圈、住宅和辦公室)建築(五十八層),拉麵都涼了,我的思緒浸淫於免費周報那字裡行間的奇特反光,覺得其中「這棟大樓擎地而起,往上攀升,到最頂端時將旋轉四十五度」這句話屌爆了,極度“烏托邦”。還沒看到這棟建築就已經讓我渾然忘我讚嘆著「文明」這東西。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溫哥華需要這樣一棟夢幻建築,但這對人們極具說服力不是嗎?它描繪未來。
燈火在雨中殘影幢幢,暗夜後巷裡的身影仍在那兒等待著什麼,無法搭上這班駛往未來的列車的人們,將被遺忘在更深的角落。我將兩者拼貼出「旋轉四十五度」的未來,開始昏眩。
在2010來到之際,這個國家啟動了它最大的力量傾注財力人力到這個曾被取笑為穿睡衣慢跑的退休城市,地方政府抓住機會拼命建設,管它是什麼建築,蓋就是了─全世界辦奧運的城市的狂躁症,建設完之後再看著辦。
4.
城市被精密規劃,在它之中流動的網絡與監控機制超乎你能想像。
2010會像1985年萬國博覽會一般締造上千萬人來此消費的景況?其實我對冬季奧運一點概念也沒有。為此,社區重新規劃。距離我家三個街口的娛樂區步道Granville Street將吸引多少觀光客,也吸引多少對「恐怖/危險行動」的臆測。相關單位建議以加裝多少具的監看攝影機來防堵想像的烏托邦被炸彈客所毀。但警局尚未提出光是維護這些攝影機將花掉多少錢,那是個龐大至極的數字。溫哥華是以英國為參考模型,但是顯然在公共空間加裝了無數監看攝影機的結果,據報導─並沒有使英國犯罪率下降,反而上升。
這只是其中一個面向。甚至在企圖「肅清」毒虫藥物色情的想法上,保守派曾一度想出跟美國一樣的零容忍政策,當時一提出就遭到強大的批評。如果加拿大仿效了美國(這個在20年代甚至想將禁酒令列入憲法中的國家),那我會覺得是一種人性與道德進化上的退返和恥辱。
5.
也因為以上種種,文化圈興起了「社區意識」浪潮,作為與政府、商人進行協商和談判的角色,說實在,此地文化圈子談判技巧還不賴。有空再寫。
6.
今早灰暗的天空出現了陽光。

3 Comments on “陰鬱天空下

  1. 說到禁酒令。我也忘了有多少州是這樣子,但紐約州至今,周日上午(到中午十二點)是不賣酒的喔。(背景音樂:戲鳳)
    不知道加拿大有沒有這種怪異規定。

  2. to 米姐:周日早上要去教堂啊~(他們是這樣想沒錯吧?)溫哥華對酒管制也很嚴,賣酒的店下午六點就關啦。其他你只能到餐廳或Bar裡去喝,在路上或戶外公共空間手上拿酒是違法的。所以,沒有到草地上喝啤酒這種事,很好笑吧?

  3. 當然直覺是想到要上教堂沒錯,可我記得這件事情的源起好像比這還複雜一點。(啊懶得去孤狗了:P)
    總之頭一次在Costco聽聞此事時,真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然後那個買酒的人悻悻然把酒放回去……(記得那天離十二點只差個十分鐘左右,而店員非常堅定地說我無可幫忙–白天版的灰姑娘嗎。: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