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雜記7

對我來說有一種得了寫作強迫症的寫手非常不可思議,非常敬佩他們。


我覺得我已經很愛寫了,但比起這些超級的寫手(不僅言之有物,還像開水龍頭一樣),我還差得遠。像Jerry和Iron這種厲害角色…,如果他們又是某種Hardcore blogger,那Hardcore writer+hardcore blogger,結果就會像他們之中某些人一樣,一次開好幾個blog,每個blog寫一種主題。一般人要是有兩個(或兩個以上)blog,多半你會發現除了一個主要的之外,其他的多半荒廢。我就是看到Iron又開了一個blog:A Radical Rocker,想說哇靠這些人…。那大娘我也拼了(想想而已),我曾想過將我的blog分家,當代藝術的一塊、生活的一塊之類的,但我發現要這樣做除非書寫(還有知識的吸收)產質和產量到某種程度,否則沒什麼意思。
兩篇iron的新文章:
紐約下城藝術新秀
Morrissey/ Ryan McGinley
我之前寫過Ryan McGinley: 次文化影像(2): 續談Vice與雜誌攝影Ryan McGinley


首頁右上角裝了twitter(介於MSN、留言版和文章書寫之間的另一種書寫方式和串連,一次不能超過一百五十個字),裝是裝上了,不過目前我還不知道它的威力在哪?於是沒有太大的動機去玩它。也許是要搭配手機傳訊才有用?不懂。或者,作為一種新的會議形式或腦力激盪方式?anywayz…

有時候我想著,我人生都過完一半了,就要不管那麼多了,按自己的興趣和傾向發展吧。好像小黛寫的,「而越不過的,就再重來一次,磨的、對付的,都是自己的習性。」所以,我何以如此每天重覆地思考著一些事,不斷地重來?還沒死心?那似乎也不是為別的,一切都是在磨自己,試圖瞭解什麼。因為我隱約之中相信人生是這樣:要是妳過關了,妳就不會停留在原地。若有一天決定不做了,轉行,那時應該是要帶著一種神秘的微笑。而不是疑惑。

刮風下雪下雨的日子太悲慘了。我總是淋雨,因為溫哥華沒有撐傘的習慣(至少前幾年是這樣)。但是現在氣候變了,雨下得很大,不撐傘變成一件很蠢的事。但是我還是沒撐。

3 Comments on “雜記7

  1. 我很hardcore嗎?真是慚愧,因為我是一陣一陣的,常常好幾天沒寫。而且你仔細看,我寫的字數都不多少,字數多的都是媒體專欄轉貼。所以不算是很認真的blogger,尤其是和你比起來,每篇寫的都好。
    話說回來,a radical rocker開了很久,始終沒人氣。原本是想把音樂的獨立出來,但現在想把一些簡單的紐約文化資訊,甚至是以圖片為主放上來。現在經過你推薦,應該人氣會向上挺升吧。呵呵
    可惜回台灣沒見到你。

  2. to iron: 像你這樣又寫專欄、又寫blog、還出書,還可以紐約台北兩地跑,非常hardcore… =P
    to 姬蓮小姐: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