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流水

寄畫冊給大藝術家,寫信給那位同樣神祕的助理,寒喧一下。他回信說,「我們工作室一如往常的瘋狂啊~」我看到這句話大笑了出來,想起上次匆匆一見那位藝術家,真的是一位完全脫序全然活在創作裡的怪人。我可以想像他的工作室充滿了各種不確定的流程、找不到的文件、聯絡不上的電話號碼,還有沒有人知道他下一秒在哪裡的疑惑…。邀請他之前,他的老友就已經先警告我了,這種情況不要太驚訝。藝術家自己很茫(也很忙),助理也很茫,「藝術家簡歷喔?我們沒有耶。那張圖片喔,我回家找找看…」這真是太誇張了!問畫廊,畫廊也說,「啊我們也好像沒有耶~」最後可愛的助理回信給我,「Amy妳看哪裡有就拿來用好了,沒問題。」哈哈哈。我大概可以想像那個神奇的工作室有多瘋狂。

One Commnet on “流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