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隨想

軌跡

策展是一份「心」的工作,你的心在哪裡,通常想的東西無法跨出那裡太大的範圍。


這有時候是和潮流(時間感、議題性)背道而馳,我偶爾在想這些問題時在其中遇到一些矛盾,有些東西有趣、具潮流感,也吸引我,但往往靜下來又會發現,有另一個東西其實在心裡很漫長一段時間,而我也發現總是在最決定性的時刻,我似乎仍會考量或屈就於後者,最終發現,就像藝術創作一樣,那一直是在解決長久以來的生命/生活問題,它是極緩慢和需要專注的。它可能終至老死都在一條軌跡上,可以說它是一個人的局限,也可以說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命運。我從其他策展人身上也發現同樣的特質,通常他們所思考的脈絡都前後相關,上一個展推到下一個展,他一直在推演、擴充和回答自己的疑問。問題漂不漂亮會對結果造成影響,但往往用心思考的議題,也會讓人感覺到他們如何將生命的某一層面投注在裡面。在講策略、快速、競爭的時代,我講這個顯得老古板,但是誠實而矛盾地想著。
工作(龐大的瑣事、行政、消耗掉的青春、逝去的時光)並不能給予我什麼,唯一能得到的是「從生活中來的某種東西」。這是友人k跟我說的,也許是他對我的觀察。我還是就在這條路上了。僅管我暗自覺得冥冥中已有改變。

2 Comments on “軌跡

  1. 其實只想安靜地拍手。
    在當代一週一次站展場不知不覺也三年半了,對策展有種模糊、不太說得清的感覺,看完妳這篇,那感覺突然像是對焦清楚了的畫面。

  2. to 米姐:要來跟妳聯絡一下了。妳在當代館三年半了… @@真是有心。想起我以前也是這做義工有三年時間吧…是很好的經驗。要過年了,先祝你新年發財!: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