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食物

根與路-過年隨想

龍泉菜市場裡青菜一把十五元。
一把菜從種植到我手上,十五塊,想想台灣農人真辛苦。前陣子聽到溪底遙學習農園的故事,一群原本從事社會運動的青年人在921地震之後到中部協助重建,因而就留在南投縣中寮鄉經營柳丁園,協助農業轉型、行銷,並推廣有機種植。MyShare這裡有一些相關文章。柳丁曾經價格落到一顆一元,很難想像這樣的產業環境。柳丁─全球化下的弱勢水果─所面臨的競爭是進口的橙類,像香桔士或藍鳥橙這類全球化的水果。曾經政府政策獎勵柳丁農轉種香蕉,但我記得沒錯的話,台灣的香蕉也面臨過剩和價格滑落危機,甚至只好拿去餵豬。
溪底遙的經營者,由都會轉往農村、靠知識、環境改造和新的研發和行銷方式協助農業轉型,社會實踐的精神值得欽佩。另一方面,這些改造以小規模和自營自雇重新創業型的為主,形成了一種有機農產經營的特殊環境。雖不知道這樣的小規模相對於絕大多數農民能發揮多少功效,但至少從觀念上做法上去逐步實踐應該被期待。大規模的農業改造或扶殖必須靠有遠見的政策,但顯然目前政府對此仍很遲鈍,或並不真正關心。若是如此,那麼就只能靠民間的自治和社群力量來改造。


過年期間,家人的朋友送給我們夏耘自然生活農莊的水晶楊桃(以日本的秀明自然有機法栽植)。這是另一個小型農家,主人原是電子產業裡的工程主管,他急流勇退回歸田園的故事「實踐」了很多當代都會人的心聲和願望。他在〈從科學園區到台東原住民部落〉中寫道:

…代工研發是一條不歸路, 用短跑的速度跑在漫漫長路, 忘記欣賞路邊景色, 無暇顧及任何路邊的生命, 我累了, 厭倦了, 想好好看看這條路,…

的確,台灣的代工文化(雖號稱是科技資訊產業王國)真是一條「不歸路」,個人的生命在重覆的消耗中年華老去,在全球化下的大規模產業、資金流動移動影響下,也左右一整個世代的人和一個地方的命運。
在這個當下,當我想到這些人、這些事,它是樂觀的也同時是悲觀的。
就像社會學者鄭陸霖在為陳界仁探討全球化的影片作品(凌遲考、加工廠、八德)所寫的文章中寫的:「『全球化』經常被描述為一個超越國界、同質化的整合過程,所有的摩擦與壁壘盡被移平,所有的資訊/資源盡可自由流通。這是從全球化的制高點鳥瞰才有可能得到的結論。陳界仁所紀錄的全球化影像,在蹲低貼近在地的層次上,看到的卻是摩擦與落差、斷裂與邊緣、脫落與恍惚。」─節錄自〈陳界仁的影像世界〉(原文刊於〈疆界〉畫冊)

而現實生活中的這些生活經驗與印象,更是深入了每一個生活細節而歷歷在目。
溪底遙和夏耘的故事,或者又呈現了這「摩擦與落差、斷裂與邊緣、脫落與恍惚」的另外一面,一種在地的應對之道、微小的生機和個人最後的生活/生存抉擇。
延伸閱讀:
電子業與農業之差異 -價值的思考

One Commnet on “根與路-過年隨想

  1. 妹妹,一把十五元算貴的。:D
    我家這裡的黃昏市場常常在賣三大把二十元。過年前我娘買到三把空心菜十元……
    說到香蕉,也是有很多不解。
    前年颱風多,水果價格一漲上去後就一直下不來,我盯著香蕉的價格盯了大半年,一斤一直四五十塊,直到搶種香蕉的香蕉們都成熟了……而我家附近水果店還是維持在一斤十八二十元。我了解香蕉不是摘下來就能吃,還有其他的成本,但是讓很多人變成了蕉農是怎樣,而蕉農一斤賣沒幾元又是怎樣……(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