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

[巴黎] 幸福的愁悵

到巴黎時我整個人空了。


1
暫住在W和Y那裡(他們在巴黎駐村),心裡不免覺得打擾,但巴黎實在太貴,也就很厚臉皮了。我們其實有個計劃案在討論,這也是我去找他們的原因,我其實哪裡也不想去,總之早上起來看著他們緩慢地捲煙、嗅著巴黎清冷的空氣,吃早餐、中餐和晚餐,並在這之中談談想法,這對我來說已經很足夠,當下也有種淡淡飄盪又似是瞬間即逝的幸福感。
2
我從不知道我在每個當下說的是對或不對?我只是想著怎麼說出我的感覺和想法。言語往往不及感受上的千分之一,因而語言交談相形顯得有那麼些不足,而也許人與人之間要相信彼此之間存在的直覺和直觀,那反而會為未來描繪出一些可被創造的輪廓。
3
班雅明的〈單向街〉─他思想的細小結晶。Y也有這本書,睡前我拿來讀。我決定要把某些句子抄起來以便再拿出來看(作為一種生活的支持力),但最後我只是在筆記本裡寫下頁碼,時間呼嚕嚕地過去,我回到了台北,想起我的那本〈單向街〉放在溫哥華。所以我現在只有頁碼和腦裡的殘句記憶。
4
班雅明寫道:幸福是正確地認識了自己而不感到悲傷……
5
回想著旅程種種,某些人、某些場景某些話語殘像般地在腦海裡迴轉,我想起媽媽以前得過一種眼病叫飛蚊症。她當初還不知道自己有這個症狀時,會用手在空中像抓什麼一樣地舞動著,她一次又一次抓著空氣,跟我說,「那裡有蚊子」。以前我看到她如此做時覺得她動作很可愛,會笑她。我對於旅程的回想,好像也是這種(心裡的)飛蚊症了,意識想要去抓住些什麼,而那些時光卻不在了。
6
越是這樣,越覺得「影片」(film art)─旅程中看到的那些作品,「總體上」有一種指涉人生的深層詭魅。
7
我醒來之前做的夢,是關於找尋米蘭昆德拉所描寫的場景,結果夢裡其實是盧森堡,哈哈。原因是昨晚聽朋友講著米蘭昆德拉老愛講「祖國」這兩個字。
8
起床-抽煙-發呆-去巷口逛一圈-到Paul吃一個幸福感有三千公尺的甜點和喝一杯咖啡-太陽下山-睡覺。這是在巴黎除了和朋友談話之外發生的事,每天都差不多,除了最後一天還是有點良心不安地去看了東京宮和現代美術館(關於展覽的事,稍後再說)。
我的夢想是每天到Paul去吃一種他們的甜點,直到每一種都吃過一遍。Paul的甜點目前為止是我覺得全世界吃過最讚的,吃過才知道什麼叫甜點。

3 Comments on “[巴黎] 幸福的愁悵

  1. 甜點這家的檸檬塔和千層派不錯 Apres-Midi(雅培米堤)
    它們的檸檬塔水準挺高的 在台北時每次去吃 都有安慰到我對巴黎檸檬塔的思念
    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107巷5弄2號
    麵包這家可去試試
    MAISON KAYSE(在微風)
    我們在巴黎有吃過他們家的麵包 算是不錯的
    台灣不知道做得如何? 妳可以先去幫我們試吃 哈!

  2. 那本書是打包行李時想到會到柏林,想到在柏林讀感覺一定不錯,所以順手塞進行李裡帶到巴黎,是唯一從台灣帶來的中文書。你離開之後,我整理房間,發現那本書在床頭,不停想著好像已經有蠻長一段時間沒在睡前念這本書,不懂為什麼書在床頭,原來是你在看。昨天人從巴黎來到柏林,現在才想起竟然把書留在巴黎。

  3. 最近和班雅明纏鬥底很兇~~
    想不到輾轉又在此地看到他的魅態~~aha!
    我有點想不透
    去巴黎時感覺不到時間在流動
    但是那個空間的事事物物卻又都很被做得入神
    難道他們生活在雙層的時空中嗎?
    一層去盡情吃飯閒聊
    一層則日以繼夜地努力做細活
    不懂法國
    但愛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