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音樂

[日惹] No woman, No cry

牙買加雷鬼教父Bob Marley的No woman, no cry這首曲子很多人愛聽,也被無數歌手翻唱過。我自己偶爾也拿來聽聽,記得04年在印尼日惹(Yogyakarta),我們因為藝術家介紹看一個在Bar裡舉辦的小展出,而快速經過了一條充滿異國情調小酒館街(去渡假的外國人聚集處),我很驚訝那裡仍是以雷鬼節奏為主流,也很驚訝東南亞地區和中南美洲搖滾音樂的淵源如此深厚,年輕人紮髮辮經常看到,而東南亞那種緩慢曠熱的風情也一直讓我覺得應該和中南美洲有些許雷同(?)
同行出差的旅伴一直是不茍言笑(現在還是不清楚搞那麼緊張幹麻?),我的焦慮心情倒是在經過音樂像涼風一樣吹過似的在酒館裡鬆了開來,樂團Live也唱著Bob Marley的No woman, No cry。


「混雜」(Hybrid)一直是對日惹在地的感受之一,僅管這個小鎮已經盡力地維持著它原初的風貌和民風,它和雅加達這種大都會城市截然不同,人力車、小販、草藥販、手繪的廣告看板,低矮民宅之間的羊腸小道…,其實很像幾十年前的台灣吧;牆上路上的招牌幾乎都有荷蘭語(被殖民歷史的移跡),我的同事幾乎都能看得懂─那真是種奇怪的感覺。她因此而有某種怪異的「陌生的親切感」。她的culture shock應該比我還大吧?
說回No woman, No cry,這首歌常被誤讀為「沒有女人,就沒有眼淚」這種情歌意境。也挺美的。「如果沒有女人,就不會流淚」,或者…「你沒有女人,也別哭」。然而依wikipedia解說,在牙買加地方語言的意義裡指的是「女人不要哭」(don’t cry, woman)。或者也有人曾經這樣唱著No, woman no cry! (不!女人不哭)因此這首歌也成了女權運動裡很重要的歌,七十年代,女權、反戰歌手Joan Baez翻唱的版本廣為人知。
很奇妙地,這首歌讓我一直想起日惹。
這裡這個翻唱版本,不是雷鬼,是Bossa nova版本。

PS Wikipedia上寫道:這首歌應是Bob Marley自己所寫,但是他將作者版權註明為Vincent Ford。Vincent Ford是他的一個朋友,在Bob Marley成長的貧民區以餐食接濟窮人,因此這首歌的版稅收入持續資助了Vincent Ford的慈善廚房。

One Commnet on “[日惹] No woman, No cry

  1. Hello~
    你好押
    我剛好在網路上找No Woman No cry的資料時
    看到了你的網誌~
    所以想跟你詢問一下這首Bossa Nova版的
    是由哪位歌手演唱的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