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各式各樣,別太認真

以下幾種關於各民族的各樣習性


雞與鴨的民族
團隊工作或與人合作,在某程度上都必須要抹除或犧牲一點「自我」,但感覺上台灣人比較不先暫時將自我放低一些,各做各的多。日本人擅長團體工作,但又像是一種矯往過正到了只見到整體,自我完全消失的情況。
口臭距離
日前跟某來自南歐族裔的人交談,每每他的臉差不多快貼到我臉上,要不是會鬥雞眼可能就黏在一起講話了。關於人與人交談時彼此之間「身體距離」感,有個笑話是這樣,你跟德州人講話,你聽到他的聲音,可是他人在一個山頭外。你跟南歐人講話,他們像要鑽進你衣服裡去,跟紐約人講話,一定保持在口臭距離外。
熱情加熱速度不同
南歐人熱情,頭幾次相處會讓人感到,哇塞!我們有那麼熟嗎?巴黎人冷傲,擅長「不屑+疑惑+(好似)驚訝」三合一表情。他們自己這麼說:當南歐人要擁抱你時,他迅速張開雙手,但他的手一直是張開的,不會真的抱住你。法國人不會一開始就擁抱你,但是當他想擁抱你時,就真的會抱住並把手合上。
歐洲版的天堂和地獄
天堂:裡面是法國廚師、瑞士管理員、義大利情人、德國技師和英國警察。
地獄:裡面是瑞士情人、德國警察、法國技師、義大利管理員和英國廚師。

3 Comments on “各式各樣,別太認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