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刻板印象,及其他自動增生生活雜記

1.
若不是S的提醒,我早已忘記「曾經」認識過H夫婦。


有點難判斷他們的年齡,因為他們全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超越年齡的神態,那神態是標準的紐菁英階層的幹練、精明、點到為止的熱情、一種特定的「直率幽默」,隨時進行下一個計劃、腦裡似乎一直在做投資分析、絕不浪費時間…與人相處有種特定的距離…,對我而言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紐約典型」。原來像麥克.道格拉斯演的那種中年商業鉅子、住毫宅、有美豔又有品味又懂社交的老婆…的好萊塢情節是很「寫實」的。哈。
昨日再見H夫婦,「好萊塢情節」再度浮現在我腦裡。S是應美術館之邀來演講。承辦人是一位兩三年沒見到的朋友,她原本是個策展人,後來轉行了,也許做著做著覺得還是藝術好(哈哈),這半年來又回來做跟當代藝術相關的事情。看到她就想起2003年和她去威尼斯的事情,她說,「Amy,我們居然三年沒見面了,這真是太好笑了!」太好笑了???anywayz,這大概是加拿大式幽默,台灣人聽不懂,美國人也應該聽不懂。
這個講座裡來的人全是圈內人,我總是在這樣的場合,很順利地跟所有人見到面。H夫婦讓我非常吃驚,他們記得所有人的名字,瞬間就能叫出來,並記得所有曾經發生過的事(即使那個人是他們十年前見到的)。我想到美國房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的貼身超級秘書的故事,他能在每一個瞬間以非常簡單明確的話告訴川普他眼前的人的資訊、背景和社交重點。我想他們說不定也有這種超級助理幫助他們整理每一個社交場合資訊。
anywayz,也算長見識了。
2.
整理這七年來的資料。看看自己以前做的筆記(手寫的、列印的、從發表的刊物上剪集下來的…),對自己的過往覺得臉紅,居然寫了這麼多不成熟的東西,展覽的資料、創作者訪談一整箱的錄音帶(現在我可能找不到卡帶式錄音機來播放它們)。以前那個時代,人是用這樣的方式溝通的啊,好像已經過了一百年那麼久,居然還有退色的傳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