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流水

0516流水

這次回來幾乎哪裡都沒去,只忙著收拾家裡把家裡的雜務弄好,從陰雨溼冷到這幾天赫然發現街上到處是清涼辣妹和敞篷車才驚覺不知不覺中夏天到了!


溫哥華的夏天是天堂,冬天愁雲慘霧(夏天享有的日光一次全部要回來),不過今年夏天似乎來得早,去年此刻還雨下個沒完。到了晚上九點天光還大亮,這感覺很棒。今天還是BC省首次的「不插電日」,提倡節約,現在巴黎、雅典、曼谷等城市都有類似的城市結省能源的倡導,依BC省的水電局報告,依照這樣的用電成長量,再用不著多久就要向其他地方買電才足夠供應。這個行動將持續一個月。
把雜務整理好放進倉庫,很多年的舊物整理出來,太老舊、壞掉的的丟掉,還很好但是用不到了的雜物,分類好打包好送到救世軍去。整理時jeph說清陳年舊物很像在「清宿便」,吪…這實在不好聽,但是很貼切,陳年舊物中還包括我母親三、四十年前穿的衣服(說要留給我,我不知道哪時才會穿那個…,天啊…orz)一邊整理一邊想所謂身外之物就是這樣了,之所以捨不得丟是因為有感情,那麼那些東西就一直跟著你,越來越多、越來越沉重…。這就是「業」或「緣」的開始或累積吧,一旦因為某種無法克制的慾望去得到些什麼…就啟動了往後隨著你生命累積的因緣或業障…。這是我自己想的,大概就是這樣了,今天清完了,又想想我好像又缺了些什麼,如此循環得沒完沒了。
我們將一些東西送到救世軍的途中,我想著其實像我們這樣的人,平常為社會做的事真的很少。將衣物捐給救世軍,不是想什麼慈善不慈善,倒有更大一部份是覺得應該環保和珍惜一點自己所有的。有些人就是生來窮苦、受教育機會相對減少,雖然有些人自願當遊民,那麼他做的就是向你乞討,有些人認為這些人憑什麼向人要錢要食物,那麼我卻從來不認為人類社會天生就是平等的,太多不平等,我們能為這些做些什麼?
前一星期我到Centre A開會,一個流浪漢拿著一張很破舊的不知道是什麼的DVD進來,跟H說那是他的作品,H問他要賣多少錢,他說十塊(三百塊台幣),H從口袋裡拿出十塊給他,並跟他講了一下我們正要做「台北的”Downtown east side”的案子」。當時這讓我印象很深,我們正在談著當代藝術在社區裡、在社會上能夠發揮什麼,該提出什麼,我正說著寶藏巖的故事,而溫哥華東區的實況就在眼前,就如同H說的,他置身在這樣的場景、在這樣的社區裡從事當代藝術,一直迫使他去思索這樣的問題。我也因而更深入地去思考為什麼我們要策這樣一個展?藝術家為什麼要創作…。anywayz…
這幾年,我每過完一年就會想著,「明年我應該不會這麼忙這麼多事了吧」,結果一年比一年事情還多。這不知道是怎樣的一種無意識中強大的意念和欲望所使然,然後跟家裡的東西一樣,越來越多,然後起了加乘作用,累積到一種龐大驚人的境界。

2 Comments on “0516流水

  1. 我以前是搞NGO的
    現在搞藝術
    總認為這之間應該有關聯性
    地球的資源有限
    人的生命更應該浪費在可正向循環的面向上
    因此
    我也會偶爾提醒自己
    說的太多
    而做的太少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