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隨想

記憶該如何如實地存在?

1. 生活如何「具體」?
近來我對自己所處的狀態異常敏感,甚至到了可能有點神經質的地步,人的健康和情緒是交互影響的,最近我對這種交互作用特別專注,覺得自己就像一種載水的容器,裡面的水位高高低低反映生活的裡裡外外,觀察起起伏伏變化的水位,在日常生活中綿延成種種生活的「波形」,這些「波形」,其實說了很多事。


你要問我在做什麼事,我很難具體答得上來。我是會為了這種「不具體感」而焦慮的人,而不像有些人隨時處在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做什麼的穩定狀態,但坦白說,我也害怕某種「穩定」。很難說生活要過哪一種才好,想有激情和有挑戰,那麼就自己承擔劇烈的起落,安於或滿足於當下,就別抱怨日子平淡。
對於「具體」這件事,其實很曖昧。事實是,如果真的很具體且實際,其實意謂著人要「認命」(對的,你最好別躲)。對於「認命」這兩個字,我從來都不是悲觀詮釋,而是人生走得越久越該認知真正的自己,那往往很殘酷和需要勇氣。
2. 社會如何奇觀?
我始終想起詩人北島的一句話:

我把寫作作為一種精神上的補償:為了逝去的年華、愛情、友誼、信念和一代人歷盡的滄桑;我曾試圖超越這一切,往往卻更深地陷入其中。也許既沒有天堂,也沒有地獄,而我們面對的是人類精神本身的危機。

3. 「誠懇」已如此稀有,以致於─楊宗緯紅成這樣
好啦,我也要寫「楊宗緯」─據說最近你的Blog打上這個名字和「超級星光大道」,流量就會爆增和破表。在三天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是讀到凱洛的文章才一頭霧水想說這倒底是什麼東西,接著我看到新聞播出最近這個節目爆紅,一個憨憨呆呆歌卻唱得很好(在KTV唱歌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年輕人忽然大紅,受到狂熱喜愛(我甚至看到一些訊息,說他成了電視機前女性精神外遇的對象?不會吧?這是開玩笑吧?哈哈。),並迅速在網際網路間流傳(YouTube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次)。老實說,我看到他的模樣也笑了出來,心情愉快。哈。
前天與D一同晚餐時,她的說法我很贊同:現在的社會裡,為什麼這樣的人會忽然被大家喜愛,紅成這樣?若真要捧成偶像,大家也心知肚明,他們或許還需要更多包裝和訓練,但是,大家就是喜歡上那種粗率的真情流露,為什麼?
這年頭,「誠懇」已是如此稀有的東西了,在我們的生活中,有了這麼一個總是流露憨傻又認真的年輕人,就讓人莫名地感動了。
4. 時間真快,今年過完快一半了。(*冷汗*)

2 Comments on “記憶該如何如實地存在?

  1. 我想還是因為,真誠這種東西,一但越長大後就會越來越難遇到,就像我們跟人相處若只有,或者只會一種方式,就是唯獨讓真誠的自己,去跟人接觸,真誠的說著最原始的想法,即使對話內容不見得,真正能熱絡到某種境界。
    也會在彼此心上放進一點東西,然後被記載著吧。

  2. 我也是會產生焦慮的人,尤其是對於某些狀態跟事物的焦慮。
    但是,在外表上,會假裝。
    這樣子,是不是更容易焦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