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隨想

自言自語

命運很好玩,有時它好像不屬於你似的,可是又依附在你人生經歷的軌道上。


因為它似乎從來也不依著妳所希望的走。回到溫哥華本想著這三天應該可以一直發呆什麼都不用想了,結果接連幾天蠢蠢欲動風雨欲來,接著老天像潑一大盆水到我身上似的,瞬間全都發生了而且措手不及。於是我又開始要忙亂一陣,還得不斷延遲回台北的時間。這一件接一件的事情之間,我似乎還是得感謝老天,這時間接未免太準了吧,給我休息的時間不多不少:一天。
每完成一件事,就只能「呼!」一聲謝天謝地,沒出意外好險。因為很多事我都不懂,臨陣磨槍並且要隨機應變(到了這把年紀,大多數人不容許妳再犯錯或不懂,偏偏我沒有爸媽可問)。可能也因為這樣的事情沒斷過,只好練習凡事裝得很鎮定(基本上是抱著那我拼了看看會有什麼結果這種心情)。
也許能轉化的並不是命運方向,而只有自己的心境。
###
其實這幾天思緒還留在紐約的某些場景中。想想過程和所見所聞,想想為什麼藝術家要創作,還能如何創作。紐約的氣息和城市的速率、壓迫感那種氛圍,僅管我已經是個在都市長大的人了,依然覺得是一種過於嚴苛的典型,在那裡,生存、消費、生活、文化等等之間的社會張力都被結構得有如一張過於綿密的蜘蛛網,難怪2006台北雙年展策展人之一丹.卡麥隆曾經策劃過名為「Living inside the grid」的展覽,Living inside the grid直譯為「生活於格網之內」(好吧,我用google自動翻譯得出的詞為「居於網」,哈,常是翻得亂七八遭的自動翻譯系統這次譯了個頗搭的詞)。grid:網、格子,也延伸為有形與無形的框架、系統之意。我相信,在台灣,這樣一個名稱與意含的力量,不會比在紐約大,因為那裡的系統架構強度與密度都到了驚人的地步,消費與資本魅影更是超乎想像。我初次對紐約的印象,是這樣了。
jeph說,「你沒有看到漏洞。」什麼洞?「紐約還是有很多『洞』,不然怎麼叫大蘋果呢?」他說。蘋果上的虫洞嗎?
我的意思是,在紐約這樣的地方,還會有「另類」、「地下」存在嗎?而這在台灣也都已經快消失殆盡了不是嗎?台灣的消費社會亦不過是紐約典型的一個發育更為不良的小型copy版本啊。紐約除了「網」,還有什麼在網之外?我會不會太悲觀了點?不過有一點我真的覺得有那麼回事,現任的紐約市長,號稱為紐約的CEO,他用企業經營管理那一套來經營紐約,頗得中產階級的讚賞的樣子。平衡了赤字,也似乎將城市的「網」鎖得更緊了。

4 Comments on “自言自語

  1. Welcome back to Vancouver…enjoy…the summer finally arrives in Vancouver this week.

  2. to iron: 你在台北待到何時?我啊,終於快回台北了。。。紐約其實我沒有去很多地方,全憑直覺而已…

  3. to Arin: 是啊我回來了,但忙著家裡的事。又快要回台北了呢…這次恐怕是沒時間跟妳們大家碰面,期待下次回來再聚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