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假行僧

1.
忽然,生活預示般地像是提醒著我人生應該是到了一個了結的段落。


2.
把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亂七八糟的生活梳理開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那些以前並非與我無干,只是從來也沒好好處理過。友人L說的沒錯,這是一個分工太細的社會,當H問我,「妳有關係不錯的律師嗎?」我忽然才想著這個畢生從來沒想過的問題,然後我開始想著這種職業究竟是在幹麻,為什麼跟叫「律師」的人見個面還得排隊?想了想,覺得律師不像是會跟我有任何交集的那種人。
律師跟我見面,唸完所有的條文,我跟白痴一樣點頭說好。他十五分鐘就把我解決了,然後繼續「下一位」。他唸完的最後一張紙上面有他要跟我收的費用,忽然我心如刀割,從白日夢中赫然驚醒,懷疑像這樣的例行業務他們到底花多久時間完成,然後十五分鐘就打發我了?收我四百多加幣(一萬三千台幣)。
有另一種比較酷的說法。做這件事的工錢也許…只值兩千塊台幣。另外一萬一千元,是付給所謂的「專業」。
3.
離題了。
4.
這個社會,「資本」是怎麼在流動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還記得經濟學的那個理論:一個小偷打破了窗子,因為這扇破掉的窗子,可以創造經濟的流動,因為窗子破了,修窗子的就有生意了,修窗子的有生意,他的上游廠商就可以有更多生產力,他賺到錢了,他老婆就去shopping買衣服,於是又刺激了另一個產業的經濟力。這很神秘,不是嗎?脫離了勞力的「資本」之所以神秘,在於它可以在虛幻中流動產生驚人的力量。好比說,你今天將一美元兌換成33元台幣,明天台幣漲了,你兌換回去成了1.1美元,你就賺了0.1元。為什麼?因為連貨幣也成了「商品」。
另一個笑話是這樣:甲乙走在路上,甲看見地上一坨屎就說:「你要是敢把這坨屎吃了,我就給你五千萬。」乙想想不吃白不吃,就說「好,我吃。」於是他贏了五千萬。但是吃完心有不甘,在看到地上另一坨屎的時候就對甲說,「你要是敢把這坨屎吃了,我也給你五千萬。」甲想想輸掉五千萬也心有不甘,就說「好,我吃。」二人想想越來越不對,他們什麼也沒拿到,卻各吃了一坨屎!!他們跑去找經濟學家,經濟學家高興地對他們說,「你們才各吃一坨屎,就創造了一億元的資金流動啊!」
這個社會不就是如此嗎?異常地空幻而神秘(懂經濟的人不要來罵我,我這是亂想亂寫的XD)。
5.
前兩天去樓下吃早餐的時候,我正吃著煎蛋餅,窗外我的正對面有個流浪漢胸前掛著一個大牌子,寫著「Hungry!」忽然我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想說呃…字寫那麼大,那我是不是該分他一點阿~?後來不見他蹤影了…,消失於這個神秘而空幻的世界……
6.
忽然,崔健就到台灣了。蠻不真實,總覺得這件事應該永遠不會發生,永遠只存在流傳的話語和想像中。很不幸,我並無法前往一了宿願,看看他現場功力如何。其實我現在已經快提不起勁聽老崔的歌,如此之沉重,也讓人想到年輕時文藝青年似的天真和單純,當人步入一個年齡,會逐漸世故而膽小,再回頭想起當年,很難面對的,其實是已經變了的自己。
本想找〈解決〉,但網路上找不到。就〈假行僧〉混一下吧。崔健說他都先有曲才填詞,聽來詞都是不得已才填的樣子?但他的詞我依然覺得是無人能出其右的鋒利、赤裸和充滿感情啊~
聽歌: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就請你給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經愛上我,就請你吻我的嘴
我有這雙腳,我有這雙腿,我有這千山和萬水
我要這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
要愛上我你就別怕後悔,總有一天我要遠走高飛
我不想留在一個地方,也不願有人跟隨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
我只想看你長得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淚
我不願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願與任何人作對
你別想知道我到底是誰,也別想看到我的虛偽

3 Comments on “假行僧

  1. 那個吃大便的經濟學故事,我有聽過一個比較文雅的喝酒歡樂版本,聽說是美國某經濟研究所考題…。

  2. 我看到大便故事
    只想到要是吃了以後對方耍賴不給
    那就不是囧一個字可以說了。

  3. 你這個資本的版本呢,我家就有一個十足的反證。
    我娘是那種什麼是都要自己來的人。剪頭髮、修水電,不肯搭捷運因為她必須負擔那百分之四十。
    有時被她氣急了,我就會說,「你整天說台灣經濟這麼糟怎麼辦,要是台灣人都像你降子經濟才會差啦!」X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