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流水速記

1. 推薦一篇文章:張鐵志的「文化行動主義、商業收編與社會反抗」,發表於〈今藝術〉七月號。


2. 雖然我不排斥流汗,也需要多流點汗,但還是要抱怨一下天氣熱。因為工作多活動多、拼命趕工趕場中,並且,天氣太熱一早起床就汗流夾背,加入工頭的對抗全球暖化先鋒行列,晚上若是到野台開唱現場,會不會又熱到昏頭?(嚇)Jeph說要穿Metallica的T恤去野台,會不會太土了,都什麼時代了,他說他是老人沒辦法。的確,當年我們去看的「野台開唱」和現在的規模差別太大了。見jeph的「回首來時路 – 野台開唱 1999」,唯一沒變的是在現場會活活熱死。
3. 朋友告知日本東京知名夜店Ageha登陸台北。2006年Ageha在南港101的派對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日本人企劃活動就是那樣好像按表操課似的。好處是,都安排得好好的,沒有冷場、沒有意外,水準保證。Ageha的舞群中有幾位人妖,似乎是他們的賣點。下圖可見。但我要講的是,日本還是比較流行techno,日本人很猛。

4. 企劃活動越來越是一門專業學問。回想起自己辦展覽的很多細節和過程。在台灣,學校裡似乎都不教這些,入了社會,一則靠經驗,一則靠橫衝直撞先繳「學費」,但是,辦活動還不只這些,在實務和靈感之間所充滿各種挑戰,尤其在一個一切是行銷、利益、市場倒向的環境裡,顯得像是超級任務。但是,有這麼多人在辦活動、在投入這個領域中,卻缺乏這樣的專業,實在是需要重新開始談談倒底什麼是「策劃」。就像Jerry問我,倒底「策展人」是什麼?我覺得很難完整準確地回答。因為策展人也分很多種,有一種比較苦的,像我這樣連一根釘子在哪都得知道的。但是這應該不是重點,而是,我們該怎麼去釐清這個專業的角色?他的目的和任務是什麼?還有究竟應該怎麼進行團體工作?建立起所謂「策劃」的專業。

2 Comments on “流水速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